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

博晖创新:盈利能力低下

上市公司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为亏损,两大主营业务均明显落后于同行。

本刊记者 薛宇/文

8月前后,博晖创新(300318.SZ)发布公告,其控股子公司河北大安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大安制药”)研发的药品人凝血酶原复合物和静注人免疫球蛋白(pH4)产品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准签发《药品注册证书》。消息一出,公司股价大涨,从7月27日的收盘价7.84元上涨至近日最高价14.97元。8月11日,公司股价涨停收于13.35元。

但在股价大涨背后,博晖创新的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一方面是公司个别收购资产常年亏损,另一方面是公司期间费用率较高。实际上,即便将上述利好因素考虑在内,公司主营业务仍旧明显落后于同行上市公司。

非经常性损益“美化”业绩

博晖创新的主营业务涉及检验检测及血液制品两个领域,检验检测业务由母公司和美国子公司Advion,Inc.(下称,“Advion”)运营,其中母公司运营的是体外诊断检测项目,Advion主要面向非医疗用户提供检测设备;血液制品业务主要由控股子公司大安制药和广东卫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卫伦”)运营。其中,Advion、大安制药和广东卫伦均为收购而来。

近几年,非经常性损益对博晖创新业绩贡献巨大。2017-2019年,博晖创新的净利润为3885万元、6944万元、254万元,扣非净利润为-2.81亿元、-6854万元、-1132万元,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2017年和2018年,博晖创新的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3.20亿元、1.38亿元,主要由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无关的或有事项产生,金额分别有3.52亿元、1.57亿元。

博晖创新年报解释称,由于采浆规模未实现承诺采集量,2017年度公司确认了收购大安制药或有对价(大安制药股权赔付)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3.52亿元,2018年河北大安完成工商变更,公司获得了赔付的股权,冲减了公允价值变动收益3.52亿元,确认了等额投资收益,并且确认了归属于2018年度的收购大安制药或有对价公允价值变动收益1.57亿元。

2015年6月2日,中国证监会发文同意博晖创新向杜江涛和卢信群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大安制药合计48%股权,作价6.62亿元,形成商誉7.49亿元。

2012年、2013年、2014年1-10月,大安制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零元、2519万元、3292万元,净利润为-6830万元、-3105万元、-3973万元。

交易对方承诺,大安制药2015-2018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78万元、4704万元、7415万元、1.60亿元,承诺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73万元、2258万元、3559万元、7674万元。

然而这个业绩承诺根本就没有达标,2015-2018年,大安制药的净利润分别为882万元、4805万元、5001万元、5780万元。

但是,博晖创新2019年4月23日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业绩承诺实现情况说明的审核报告显示,由于利润补偿期间,大安制药的采浆规模未实现承诺采集量(2017年和2018年承诺的采浆规模数量分别为150吨、200吨,实际采浆量分别为91.13吨、101.83吨),博晖创新累计获得大安制药44%的股份赔付。此时将赔付股份考虑在内,大安制药承诺期累积实现净利润数为1.43亿元,高于累积利润承诺数1.39亿元,因此认为承诺人完成了承诺业绩。可见,大安制药完成业绩承诺实际是通过利润补偿来实现的。

2017年和2018年,上市公司对大安制药分别计提了1.31亿元、7047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2019年,大安制药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1562万元,同比分别下降39.98%、72.98%,公司解释称系由于大安制药因实施技改导致报告期投浆量较上年减少,从而白蛋白产品收入减少所致。

并购标的持续亏损

除大安制药业绩不达预期外,Advion和广东卫伦更是常年处于亏损。

2015年7月,上市公司以现金28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81亿元)收购了Advion的100%股权,形成商誉1.38亿元。

Advion成立于1993年,但其业绩却有较长的连续亏损历史,2014财年和2015财年,Advion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73万美元、1303万美元,净利润分别为-426万美元、-444万美元。

实际上,Advion研发的质谱分析仪产品早在2012年就已投入市场,但此后Advion仍是持续亏损。

财报显示,2016-2019年,Advion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185万元、9733万元、1.03亿元、1.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20万元、-2030万元、-2083万元、-2227万元。

鉴于Advion的财务预测未能实现,2018年,上市公司对其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8亿元。

2015年12月,上市公司以现金1.5亿元收购广东卫伦30%股权。2016年12月,上市公司又以1.1亿元受让了沃森生物(300142.SZ)持有的广东卫伦21%股权,相应形成商誉2.39亿元。

2014-2019年,广东卫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5万元、1330万元、4975万元、7861万元、1.66亿元、1.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78万元、-4309万元、-1324万元、-1400万元、-834万元、-1620万元。

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并未对广东卫伦计提任何商誉减值准备,但其减值风险不得不防。

主业落后于同行

从过去几年看,博晖创新的整体经营较差。Wind资讯显示,2016-2019年,公司加权ROE分别为1.67%、2.70%、4.61%、0.22%。

实际上,上市公司两类主营业务均落后于同行。

年报显示,2016-2019年,公司的检验检测业务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24亿元、2.45亿元、2.80亿元、3.0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1.08%、9.25%、14.43%、10.39%。不仅营收增幅下滑,并且增收不增利。

博晖创新2019年检验检测业务实现营业利润-192万元,但历年年报并未给出以前年份的情况。由于上市公司的血制品业务由大安制药和广东卫伦经营,剔除其相应影响后基本可以得到检验检测业务的利润情况。

2016-2019年,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2360万元、3885万元、6944万元、254万元,剔除相应年份大安制药和广东卫伦的净利润及其相关商誉减值损失和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后,基本可以得到公司检验检测业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28万元、-4715万元、-4753万元、-1075万元,持续处于亏损;在此基础上再剔除收购的Advion净利润,可以得到公司原有业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992万元、-2685万元、-2669万元、1152万元。

可见,上市公司的原有业务经营状况也同样不乐观。

需要注意的是,博晖创新近几年存货增长较快。2017-2019年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5.60亿元、6.61亿元、7.76亿元,存货周转天数为761天、710天、798天,存货周转率为0.47次、0.51次、0.45次。其中,血液制品存货的增加是存货余额增长幅度较大的主要原因。2019年,公司血液制品业务存货周转率为0.35次,而同行的华兰生物(002007.SZ)、卫光生物(002880.SZ)、天坛生物(600161.SH)、上海莱士(002252.SZ)、博雅生物(300294.SZ)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10次、1.05次、0.90次、0.52次、1.83次,可见公司血液板块存货周转率明显低于行业水平。

对于2019年血液制品存货的增加,博晖创新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解释称,公司血液产品原材料及在产品库存增加主要系业务发展特定阶段所致,随着大安制药静丙等产品文号获批可自行组织生产销售后,整体库存将逐步回归至行业平均水平。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pH4)和人凝血酶原复合物药品注册证书的获得虽然标志着公司产品种类逐渐丰富,但需要注意的是,即便将其考虑在内,公司的产品文号数量和采浆规模仍然远远落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其中,华兰生物能从血浆中分离提取11个品种、34个规格的产品,卫光生物有9个品种21个规格,上海莱士、天坛生物、博雅生物的品种数分别为11个、11个、7个,而博晖创新目前仅有6个品种。

并且,上述产品未来带来的业绩增量还要考虑公司的费用控制情况。

Wind资讯显示,博晖创新最近5年的平均销售期间费用率为45.98%,明显高于同行相应水平,卫光生物、华兰生物、天坛生物、上海莱士、博雅生物的平均销售期间费用率分别为15.65%、20.79%、23.90%、24.29%、35.43%。

相应地,博晖创新的资金链十分紧张。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仅有7918万元,而短期借款余额3.97亿元,公司账面资金尚不足以覆盖短期借款。另外,公司还有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365万元、长期借款1.36亿元、其他应付款8.43亿元(2019年年末有7.21亿元,其中5.56亿元为单位往来款,即相关方借款)。

对于文中所述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博晖创新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得到公司回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