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合力泰:至暗时刻来临?

业绩翻车之际,静候“接盘方”。

2020年上半年,合力泰(002217.SZ)的营业收入为81.9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6.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3316万元,与上年同期的4.24亿元相比出现断崖式下跌。公司半年报指出,受国际经济形势和海外疫情的影响,公司上半年销售业绩受到一定冲击。而如此大的冲击在同行业中却十分罕见。

合力泰的开发支出资本化率攀升,长期待摊费用爆棚,带有“节约”利润的意味,大手笔的装修费用难以解释。此外,公司的净营业周期远超同行,资金周转缓慢,不得不通过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票据池业务等方式注入流动资金。在这些困难浮现之前,原实控人早已将控制权转让给国资,第三大股东也开始积极谋求变相减持。目前,公司的商誉金额高达23.22亿元,而主要并购标的近年来盈利状况扑朔迷离,与评估报告预测值相悖离,减值风险不可避免。

财务数据异动

2020年上半年,合力泰增收不增利的背后是销售毛利率的大幅缩小,由上年同期的17.91%缩小至10.87%。同行业公司的毛利率却大多有所提升,深天马A(000050.SZ)的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15.57%上升至19.35%,长信科技(300088.SZ)由24.88%上升至27.56%,莱宝高科(002106.SZ)由13%上升至15.53%,欧菲光(002456.SZ)和超声电子(000823.SZ)的毛利率也略有升高。合力泰毛利率的暴跌不同寻常,其持续盈利能力有待观察。

近年来,合力泰的开发支出金额持续攀升,2019年年末达到3.02亿元。2020年上半年,合力泰的内部开发支出增加了1.42亿元,仅有2139万元被确认为无形资产,期末开发支出余额为4.22亿元;研发费用为2.35亿元,与开发支出增加额相加可得当期研发投入为3.77亿元,开发支出增加额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体现为资本化研发投入的比例,公司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达到37.67%,与同行比偏高。如果研发投入的费用化比例加大,那么公司当期的净利润恐怕会被吞噬。

合力泰的费用控制比较严格,2020年上半年销售期间费用率为10.21%,处于行业平均水平,而长期待摊费用却高达7.20亿元,其中的6.81亿元为装修费。2018年以前,公司长期待摊费用中的装修费在1亿元左右,2018年起忽然飙升,当年便增加装修费4.18亿元,2019年增加2.96亿元,2020年上半年增加7765万元,而公司的固定资产为49.30亿元,远低于深天马A和欧菲光,如此大手笔的装修合理吗?公司最近的一次定增发生在2016年,募集资金净额26.08亿元,用于智能终端及触显一体化模组项目、生物识别模组项目、电子纸模组及其产业应用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根据当时公司对证监会的回复,智能终端及触显一体化模组项目工程费用中的装修费用为9217万元,生物识别模组项目的工程费用项下的其他费用金额为6883万元,电子纸模组及其产业应用项目工程费用项下的其他费用金额为 4551万元,主要为车间及办公区域的装修支出,这些项目的装修费用合计为2.07亿元。

这些数据表明,募投项目是合力泰长期待摊费用的来源之一,但远非全部来源。

据Wind统计,合力泰的净营业周期长达221.16天,远高于同行,说明公司产品的护城河不深,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不高;存货周转天数为148.09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180.87天,亦高于同行。

2020年上半年末,合力泰的应收账款高达79.8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97.40%,绝大部分收入依靠赊销;存货金额为68.34亿元,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总资产的43.95%,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不能及时变现。

为了筹措资金,合力泰采用了同行较小尝试过的融资方式。2019年12月,公司开始开展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储架额度为50亿元,将所持有的应收账款债权及附属权益转让给保理商,保理商以取得的应收账款债权及其附属担保权益作为基础资产,在专项计划设立日、循环购买日转让给计划管理人中国中金财富证券有限公司。从2019年年报来看,公司的应收票据变为零,其他流动资产中已转移未终止确认的应收票据为28.81亿元,2020年上半年末增加至32.03亿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资产权利受限的金额高达62.8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8.91%。2020年8月,公司拟开展票据池业务,期限为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12个月,额度为不超过50亿元,业务期限内可滚动使用。“花式”融资方式固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经营压力,但是只有压缩净营运周期、提高资产运营效率才能从根本上扭转资金捉襟见肘的命运,在这一点上,合力泰要缩短与同行的差距还需要修炼内功。

商誉爆雷隐忧

目前,合力泰账面上的商誉金额为23.22亿元,其中14.83亿元为深圳市合力泰光电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光电”)、7.32亿元为深圳业际光电有限公司(下称“业际光电”)、8669万元为东莞市平波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平波电子”),三家标的公司均系2015年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而来。深圳光电原名为深圳市比亚迪电子部品件有限公司,该公司100%股权的评估值为23.06亿元,增值率为240.02%;业际光电100%股权的评估值为9.62亿元,增值率为419.45%;平波电子100%股权的评估值为2.64亿元,增值率为69.80%。交易对方承诺,深圳光电2015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6亿元、2.37亿元和2.51亿元,业际光电分别不低于6700万元、9000万元和1.16亿元,平波电子分别不低于2500万元、3000万元和3500万元。

截至2017年,业际光电和平波电子超额完成了利润补偿期内各年度的利润承诺,2015-2017年度,深圳光电累计实现扣非净利润6.96亿元,未达到三年合计的利润预测数7.14亿元,完成率为97.51%。

截至2019年,仅深圳光电的商誉计提了1.55亿元减值准备,业际光电和平波电子的商誉均未计提减值准备。2019年上半年,深圳光电的营业收入为16.80亿元,净利润为5179万元,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24.48亿元和-8362万元,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据收购报告书预测,该标的公司2019年及以后的营业收入可达63.63亿元,净利润可达2.64亿元,毛利率为7.20%。从2020年上半年的盈利情况来看,恐怕事与愿违,其商誉可能要进一步减值。

合力泰最近一次披露业际光电的经营业绩是在2017年年报中,当年营业收入为20.04亿元,净利润为1.23亿元,自此业际光电的盈利数据便从合力泰的定期报告中销声匿迹。

据收购报告书预测,该标的公司2019年及以后的营业收入可达26.32亿元,净利润可达1.39亿元,毛利率为13.08%。2017年以后,业际光电依旧是合力泰的全资子公司,如果经营情况如预测一般顺利,上市公司不可能不披露其数据,说明业际光电大概率发生了变脸,盈利式微,其商誉减值的风险不容忽视。

收购报告书还预测,标的公司平波电子2019年及以后的营业收入可达4.84亿元,净利润可达4437万元,毛利率为19.51%。2020年上半年,在合力泰披露的参控股公司数据中,营业收入的最低值为1.57亿元,净利润绝对值最低的为1764万元,意味着平波电子的净利润低于1764万元,比预测值偏低,依然有商誉减值的风险。

“烫手山芋”丢给谁?

早在2018年12月,合力泰便发生了控制权变更,原实控人文开福将4.69亿股转让给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电子信息集团”),占公司总股本的15.06%,并将其所持4.63亿股的表决权委托电子信息集团行使,使后者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公司摇身一变成为国企。

文开福承诺,合力泰于2018-2020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13.56亿元、14.92亿元和16.11亿元,低于承诺数将进行业绩补偿。2019年,公司的归属净利润为10.80亿元,低于承诺数。据披露,文开福已将所持公司2600万股股票质押给电子信息集团。

近日披露的公告显示,文开福已质押了4.07亿股,占其持股比例的94.94%。而2020年上半年,合力泰业绩遭遇“滑铁卢”,业绩补偿恐怕会再次发生,届时该股东会有足够的资金来补偿吗?

其他股东也有寻找下家的动作,如前文所述,合力泰在收购深圳光电时向比亚迪发行了1.79亿股份,截至2020年4月,比亚迪持有公司3.46亿股,占总股本的11.11%。

或许嗅到了合力泰的经营异动,比亚迪申请发行面值不超过15亿元的可交换公司债券,获得了深交所批准,目前还未有认购方的消息出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