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众安在线,战略扩张还是四处觅食?

七年来,众安在线不断地寻觅保险的主导险种或险种组合,技术上不断追求升级换代和寻找买家,业务领域上在从财险五大生态系统向“财险+科技”、再向银行和寿险延伸,经营地域范围也向东南亚扩张。这是其有序的战略扩张还是不安的四处觅食?

曾经头顶“骉”光环诞生的中国网络保险第一股,众安在线(06060.HK)最近又因半年报净利润暴涨4倍而股价暴涨、唱多股评满天飞。

而且,众安在线从2019年年报开始已经以分部制展示业绩,整个业务分为保险、科技和其他三个分部;2020年半年报中,新列“银行”分部,四个分部非常养眼。一片“众乐乐”的扩张景象。

“三马”搭台、唱戏另有其人?

百度“众安保险”,自动弹出的是“三马同槽”,好像众安是“三马”合作要颠覆保险业。

但仔细分析股权结构或许会发现这只是笼罩在众安上空的浮云。

众安2013年由蚂蚁金服、腾讯、平安、优孚控股、深圳市加德信投资公司、深圳市日讯网络科技公司、上海远强、北京携程和深圳市日讯互联网共9家公司出资设立,持股比例分别为19%、15%、15%、15%、14%、8.1%、5%、5%和3%。

看似蚂蚁金服是众安第一大股东,但是,第六大股东深圳日讯网络科技公司的董事长欧亚平通过自己控制的日讯系两家公司持有众安11.1%的股份;而且,持股14%的加德信投资公司控制人欧亚非是欧亚平的弟弟。因此,欧氏家族共持有25.1%的股份,这才是最大股东。由于欧亚平从创立之初就开始担任执行董事和董事长至今,且首任CEO来自华泰保险、总精算师来自外资保险公司,都与“三马”无关,而“三马”也一直没有亲自参与众安董事会,只有人员出任众安董事及副总级高管。所以,众安只是借“三马”旗号搭台,唱戏的或是欧亚平。

一方面,阿里、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进军保险的征程并没有止步众安,后续仍有动作。另一方面,众安成立以来一直在降低对“三马”的依赖。截至2019年底,“三马”合计持股比例由当初的49.9%降至33.9%,其中蚂蚁金服降至13.5%,腾讯和平安均降至10.2%。

主要险种的推出及经营情况

财险(含健康险)无疑仍然是众安保险的顶梁柱。2013年成立以来的业务轨迹有三任CEO的影子。第一任尹海曾担任华泰财险的营销总监,并主导了众安保险初期的筹备、组建和产品线制定工作,但于公司成立7个月后因“个人健康”辞去总经理职务。第二任陈劲曾任职招商证券和中信银行,上任后带领众安完成了上市和保费快速积累。2019年7月刚接手的第三任姜兴是技术出身,曾任职于阿里事业部,2014年出任众安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

作为首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采用“众安云端业务+合作伙伴”的“互联网+”模式。

主要险种中,一是淘宝等电商网购中的保险业务。

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退货运费险”早在2010年7月就由淘宝与华泰保险合作推出。但是,逆选择问题的存在导致第一代退货运费险推出后,其赔付率一直高达90%以上,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仅2012年就亏损约1400万元。2013年9月众安成立后,恰逢淘宝希望打破只与华泰财险一家合作、正在寻求新的“运费险”合作伙伴。众安发挥其在大数据和云计算上的优势,通过分析用户的退换货记录,针对不同商品、不同买家设置不同的运费险价格,从而有效控制了逆选择问题。2013年11月,众安成功切入,正式推出嵌入淘宝和天猫的退货运费险。

同期,众安还为阿里巴巴平台上的卖家设计出了首款商家保证金保险——“众乐宝”,该产品一方面可以在买家退货时覆盖商家的一部分运费损失;另一方面可以使卖家免向平台缴纳保证金,提高了卖家的财务流动性。

2016年10月,众安又推出“任性退”——客户每月缴纳9.9元保费即可获得在众安合作的主要电子商务平台上购物时3公斤以内的免运费退货。

二是个人意外类保险业务。众安又与旅行社合作开发保险产品。2014年3月,众安与携程合作推出了航空意外险;2015年1月,众安进一步推出了航意航延险。在航旅类保险发展不理想几年后,2018年,众安又推出个人意外伤害险(非航旅类)。

三是手机损坏的保险业务。2013年,中国手机网民占整体网民比例首次超过80%,手机损坏的特点之一是屏幕最容易坏。因此,2014年7月,众安与小米合作,推出了手机屏幕碎裂及其他手机意外险。随后,众安将手机意外险产品的承保范围扩展至整个存量手机市场。

四是基于物联网健康监测的个性化健康险。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导致医疗保健需求随之增加。为此,众安和高科技穿戴设备制造商(比如小米手环、乐动力、魅族)合作,提供新型健康保险。2015年8月,众安推出了步步保,将个人运动数据和主要疾病保险产品连接起来,实现个性化定价。在此基础上,又在11月推出了针对糖尿病预防及护理的创新产品——糖小贝。为了扩大业务范围,增加用户基数,众安趁热打铁推出了健康团险计划,向公司及机构客户推出定制团体险。2016年8月,众安推出了普通保障医疗险——尊享e生。目前该险种已经发布了2020版本。

五是与平安保险合作推出保骉车险。车险在中国财险业务中曾长期占比最高,占据七成以上的产险保费。但众安财险成立之初曾刻意避开车险、专攻非车险。开业两年后,为了扩大保费规模,众安正式进军车险市场。2015年9月,众安取得了车险相关业务许可,11月联合平安推出了保骉车险。后来,众安逐步扩展此险种的合作伙伴至滴滴出行、小米、微信等,通过将其产品嵌入合作伙伴平台,分销保骉车险以获取更多的用户。

六是个人借贷的信用保证保险。随着网购个人信贷的出现和普及,自然也就出现了还款风险,从而产生信用保险需求。但网购客户贷款金额小、资信调查困难,传统的信用保证保险业务模式在这里不太适用。而众安就推出了网贷信用保证保险。2015年大幅降息后,小贷ABS很火爆,相关的信用保证保险需求最强烈,于是众安在2016年推出了名为ABSolution的开放平台(俗称“保贝计划” )。到2017年,使用众安ABSolution平台的资产端(即拥有网购贷款客户的电商信贷资产)包括分期乐、米么金服、闪银和农分期等,而资金端已经连通了多家银行、信托、券商等金融机构。

在推出线上消费融资业务系统后,众安又转向线下消费融资产生的保证保险需求,于2017年6月推出了“马上花”解决方案,为信用卡频繁使用者、女性客户、年轻一代、频繁旅行者和其他借钱消费需求强的客户提供信用保证保险。

以上就是众安成立以来的主要保险产品发展轨迹。

可以说,2016年推出信用险之后,虽然很多险种都在与时俱进更新换代,零星的新险种也还在开发,但大规模的险种开拓已经告一段落。也许因为适合进行网络全流程管理,甚至只是网销的财险,已经挖掘得差不多了。在众安推出新的技术革命前,线上保险已无大块处女地。

众安把这些以网上业务活动为主产生的各种“传统保险险种”,分别归入所谓“五大生态系统”,然后在各生态系统下挖掘保险需求,设计出场景导向型保险产品;然后将产品嵌入相应合作伙伴的平台中或通过自有平台进行销售。

2016年5月,众安全资子公司——众安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获保监会批准,7月登记注册,11月正式宣布成立,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为姜兴。2017年12月,众安科技公司与欧亚平创立的百仕达在港正式成立了众安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ZA Tech Global Limited,简称“众安国际/ZA Tech”),众安开始对海外进行科技输出,以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技术变现。

2017年是众安进行科技输出的元年。2018年科技输出取得长足发展,9月,众安保险发布了面向下一代的保险核心系统Graphene(石墨烯,寓意为以众安为中心连接生态伙伴)。在传统险企面临着不断互联网化转型的过程中,许多险企无法负担改造核心系统的成本与风险,购买Graphene系统就成为了传统险企向数字化转型的手段之一。2018年,Graphene系统已服务横琴人寿、中再集团、瑞再企商等20余家国内外险企。同年,众安科技输出业务累计签约客户超300家。

2018年,众安还重点推进科技产品的出口。8月,众安国际与软银愿景基金签署协议,双方共同分步投资2亿美元用于科技海外输出业务,首年聚焦亚洲市场。9月,众安与日本财产保险公司SOMOPO达成了合作。

2019年,1月众安与东南亚的O2O平台新加坡Grab达成合作,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探索东南亚互联网保险分销业务,打造整体保险解决方案。其后,众安与Grab共同开发了马来西亚第一份按日付费的互联网商业车险,截至2019年底该产品已出单500万张。因为众安采取按保费收取技术服务费的模式,未来有望进一步贡献科技输出收入。

4月,众安国际与新加坡最大的综合保险机构之一职总英康(NTUC Income,简称“英康”)达成战略合作,以加速推动后者在新加坡市场的产品创新与数字化转型。根据合作协议,众安将输出数字化保险核心系统Zaraphene,帮助英康降本增效。

总体来说,众安提供的科技服务得到了大部分海外合作伙伴的认可,73%的存量客户进一步采购了众安更多的保险系统模块或对已有模块进行了升级。

总之,众安就是把源自“无界山”的保险科技经验及技术能力,通过产品化的方式对国内外希望开拓数字化保险的客户(包括保险公司及互联网平台)进行输出,以促进保险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众安自有的保险销售平台包括APP、小程序、公众号和手机官网等。2019年,众安战略性地加大了对自有平台业务的建设投入。年末付费用户达到150万、年内实现保费11.144亿元,是2018年的5倍;占众安2019年总保费的7.6%,大大高于2018年2.0%的水平;其中,尊享系列的2019年保费中有大约24%来自自有平台,大大高于2018年8%的水平。如前所述,众安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保费规模低,而是渠道费用等获客成本太高、利润太低。所以,随着自有平台保费收入占比的提升,众安的保费利润率就会相应提高,使其扭亏为盈并持续提高利润。

在降本增效方面,大致可分为在与各种合作伙伴的谈判中提升议价能力以及更精准地管理保险业务。提高议价能力的一个典型案例是通过将科技输出给生态合作伙伴,汽车生态的渠道费用率由2016年的126%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33%。利用科技更精准地管理保险业务体现在很多细节中。比如,尊享e生装上了“众安精灵”AI导诊;而理赔环节,在OCR识别和医疗数据直连等技术的加持下,尊享e生实现了70%的赔案自动化理算,理赔款最快15分钟到账。

众安这些年在科技业务上的动作和成绩都很大,但局外人实在很难评估优劣。我们偶然中发现的两组数据或许有某种启示,那就是在2017年年报与2020年中报里众安都披露了科技人员的总数和大致组成(其他财报中没有披露)。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众安的员工总数有10%以上的增长,但工程技术人员不升反降,减少了88人。由于两个财报只是偶然披露此类数据,分类不严谨、前后不一,难以进行详细对照,但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两个核心技术部门的员工都是下降的。

这也许是因为另一个巧合:经过在众安多年的孵化,以众安健康险科技团队部分人员为基础,由卢旻带领在2018年10月成立了暖哇科技公司,开始独立发展并获得风投机构注资。暖哇科技的员工正好是80多人。由于双方并没有披露暖哇独立的详细原因,希望不是因为卢旻等人在众安发展不顺利。

众安在2020年上半年由于疫情等原因,净利润暴涨4倍,固然可喜可贺。但2019年上半年众安归母净利润接近1亿元、年末却亏损4.5亿元;2020年半年归母净利润飙升至4.9亿元,年末好收成希望几何?

(作者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及其研究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