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

乐鑫科技成长遇挫

大客户与大供应商主导话语权,乐鑫科技的经营处于被动地位。

2020年上半年,乐鑫科技(688018.SH)实现营业收入2.93亿元,同比减少9.31%;扣非净利润1488万元,同比减少75.69%。

乐鑫科技通过在科创板上市获得了远超其经营所需的巨额融资,上市刚满一年便遭到创投股东10亿元规模的减持,这场“造富”盛宴的背后,公司对供应商存有依赖,客户群体不稳定,营收增长停滞而应收票据、应收账款与存货激增,未来的成长性有待考量。

资本盛宴

乐鑫科技前身为乐鑫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乐鑫有限”),2016年年初,乐鑫有限注册资本及实缴出资额为202万美元,当年公司引入“复星系”的亚东北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亚东北辰”)、“小米系”的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以及青岛海尔赛富智慧家庭创业投资中心等投资者,新增注册资本24.97万美元。尔后,乐鑫有限又相继引进了美的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小米系”的People Better Limited、Shinvest Holding Ltd.(下称“Shinvest”)、北京芯动能投资基金、英特尔投资公司等“明星”投资者。

经营方面,乐鑫有限于2016年和2017年相继收购了由实际控制人控制的琪鑫瑞微电子科技无锡有限公司以及ESP Inc的100%股权。

2016年年末,ESP Inc的资产总额为8821万元,营业收入为9925万元,净利润为1138万元,而乐鑫有限的资产总额为6896万元,营业收入为5495万元,利润总额为-1271万元,该重组增厚了乐鑫有限的资产与营收规模,为日后上市奠定了基础。

上市前,乐鑫科技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4.75亿元,资产总额为3.77亿元,和科创板同行晶晨股份(688099.SH)、澜起科技(688008.SH)相比,乐鑫科技的营收规模小了一个数量极,资产规模亦无法同日而语,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其首发募集资金的“胃口”。晶晨股份的营业收入是其4.99倍,资产总额是其4.36倍,IPO募资总额为15.83亿元,澜起科技的营业收入是其3.70倍,资产总额是其11.08倍,IPO募资总额为28.02亿元,乐鑫科技的IPO募资总额却达到了12.52亿元。

根据招股书,公司拟使用1.68亿元用于标准协议无线互联芯片技术升级项目,1.58亿元用于AI处理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8577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6亿元作为发展与科技储备资金。以上项目建设期均为两年,如今一年过去了,仅标准协议项目投入进度超过50%,AI处理芯片及研发中心建设投入进度仅为7.46%和8.84%,大量资金长期闲置,被用来购买理财产品。

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为9.80亿元,一季报该项金额为12.08亿元,较晶晨股份和澜起科技高出一个数量级。

2019年,乐鑫科技的归母净利润为1.59亿元,较上年增加了68.83%,公司派发了年度现金红利7000万元,每股0.875元。可惜上市刚满一年,当初引进的投资方便有减持计划推出。乐鑫科技公告称,持有公司总股本6%的Shinvest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3%,即240万股;亚东北辰持有公司总股本的7.12%,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6%,即480万股,几乎清仓。以目前股价180元左右计算,二者减持规模可达12.96亿元。

客户质量参差不齐

乐鑫科技上市后未再披露前五大客户及应收账款前五名的具体名称,从招股书披露的2016-2018年客户情况来看,多数客户与公司短暂合作后便终止。

具体而言,乐鑫科技2016年第一大客户中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龙科技”)因其机顶盒市场业务调整,2017年、2018年度向乐鑫科技的采购量逐步减少,从前五大客户行列退出;第三大客户深圳市国腾盛华电子有限公司自2015年起采购乐鑫科技芯片用于机顶盒的生产,2018年由于其自身产品的换代,不再采购该类产品;第五大客户立讯电子科技(昆山)有限公司采购乐鑫科技的产品用于其终端客户三六零品牌的儿童智能手表,2017年由于终端客户产品换代,该公司终止与乐鑫科技合作。

2017年,上市公司第二大客户芯海科技(深圳)股份有限公司由于下游终端客户于2018年下半年起退出智能体脂秤市场,未再向乐鑫科技进一步采购;第五大客户科通工业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也在乐鑫科技2018年前五大客户行列中消失。

综合来看,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小米”)、安信可及杭州涂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乐鑫科技合作期限较长,系公司前五大客户中的常客。2016年和2018年,小米是乐鑫科技的第四、第二大客户,2017年未进入前五大客户。

然而,小米却常年位居于应收对象前列,2016-2018年年末的应收金额为439万元、1029万元和2144万元,占当期对其销售金额的62.83%、65.15%和48.63%,赊销比例高于绝大多数客户。保荐机构称,给予小米通讯等主要客户信用期,主要系基于该等客户资信、未来合作预期等的综合考量,自2017年3月起,乐鑫科技对小米的信用期由月结60天改为月结90天,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对小米的话语权偏弱,小米2017年物联网产品的收入234亿元,从乐鑫科技的采购规模显然微乎其微,绝非无可替代。

安信可是博安通(430597.OC)的子公司中山市博安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孙公司安信可(香港)集团有限公司及深圳市安信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称,2019年,乐鑫科技仍是其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106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34.68%,该公司的营收规模较上年同期下降了12.35%,并核销了1471万元无法收回的应收账款。

乐鑫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中也出现过经销商的身影,前文提到的中龙科技便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科通芯城(00400.HK)间接持股的附属公司以及苏州优贝克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优贝克斯”)。

2016年至2018年,乐鑫科技对优贝克斯的销售金额为526万元、1896万元和2739万元,而工商资料显示,优贝克斯2017年的实缴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社保人数为4人。

对于这样一家实力不强的经销商,乐鑫科技竟然自2018年4月起,将信用期由月结30天改为月结45天,2018年11月,优贝克斯实缴注册资本增加了1003万元,股东依然是两位自然人。

保荐机构称,优贝克斯作为经销商,其采购公司的模组产品主要销往科沃斯(603486.SH),优贝克斯2016-2018年度采购的公司产品销往科沃斯的比例为60%-80%。

据科沃斯披露,2017年,其原材料PCBA组件的成本为2.43亿元,意味着乐鑫科技的模组占比不足十分之一。

存货暴增现金流承压

乐鑫科技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占采购总额的90%以上,2016-2018年从台积电采购的晶圆占采购总额的比例高达58.02%-69.83%,对供应商的依赖不容小觑,供应商大多为公司提供月结30天的信用期,而台积电只允许公司下单时使用信用额度,提货时须付全款。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乐鑫科技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分别为3933万元和2739万元,与营业成本4.01亿元和1.69亿元相比微乎其微,而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41亿元和1.20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8.67%和40.83%,客户赊销占用的资金无法传递给供应商,必然会给公司的现金流带来压力。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成本为1.69亿元,与上年同期持平,而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高达3.01亿元,上年同期为1.94亿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上年同期的-209万元骤降至-5969万元。

2020年一季度以来,乐鑫科技的存货持续处于高位,3月末为2.07亿元,6月末为1.91亿元,上半年存货周转天数由上年同期的118天增加至153天。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到,从发出晶圆采购订单起算,芯片产品的生产周期约3个月,从取得正式销售订单到货物交付完毕周期约2周至1个月,也就是说120天是正常的存货周期,目前这一周期显然被拉长了。

对此,乐鑫科技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本期销售回款虽然同比有所增加,但由于销售计划受到疫情影响,导致销售未达预期;上游厂商自动化程度较高,生产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小,且生产计划需要提前数月进行安排,因此管理层决定暂不改变上半年生产计划;由于公司产品以通用型产品为主,库存保存时间可达数年,因此,短暂的库存量上升导致的风险可控,随着疫情影响的减弱,存货周转情况已出现改善,没有滞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