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1月24日 星期一

三元生物:毛利率畸高被反复问询 蒸汽采购量和消耗量关系混乱

​报告期内,三元生物主营业务毛利率远高于行业均值,赤藓糖醇毛利率也远高于保龄宝同类产品毛利率,毛利率畸高问题被反复问询;2018年及2019年,自产自用蒸汽量和外购蒸汽量之和不及用于赤藓糖醇产成品的自产及外购蒸汽消耗量,超额消耗的蒸汽从何而来?

2021年12月29日,山东三元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元生物”)在创业板申请首发的注册申请获证监会核准。据深交所披露,三元生物首发申请于2020年12月21日获受理,期间经过四轮问询,于2021年8月11日通过会议审核。

三元生物是国内较早开始工业化生产赤藓糖醇的专业厂商,自2007年成立以来公司专注深耕赤藓糖醇产品十余年,先后攻克菌种选育、配方优化、发酵控制、结晶提取等多个环节的工艺难题,逐步成长为全球赤藓糖醇行业领导者之一。2018年以来,公司在巩固赤藓糖醇行业优势地位的基础上,又推出罗汉果复配糖、甜菊糖复配糖、三氯蔗糖复配糖等新品种。

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三元生物实现营业收入2.92亿元、4.77亿元、7.83亿元和7.87亿元,实现净利润0.68亿元、1.36亿元、2.33亿元和2.43亿元。报告期内,三元生物经营业绩快速增长。

此次在创业板首发,三元生物拟募集资金9亿元,分别用于年产50000吨赤藓糖醇及技术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毛利率畸高被反复问询

从四轮问询内容来看,三元生物畸高的毛利率无疑是创业板审核委重点关注的内容之一,问询内容涉及毛利率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原因及合理性、高毛利率的可持续性,毛利率变动的合理性等多个方面。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三元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85%、45.77%、42.27%和41.09%,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45%、46.53%、45.53%和44.27%。可见,报告期内,三元生物综合毛利率和主营业务毛利率均呈上升后略有下降的趋势。

三元生物选择的同业上市公司为保龄宝、金禾实业和浙江华康,这三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均涉及赤藓糖醇和复配糖等甜味剂,但具体产品类别略有不同。金禾实业的产品种类为食品添加剂,浙江华康的产品种类为木糖醇、山梨糖醇和麦芽糖醇,保龄宝的产品种类为赤藓糖醇。

报告期内,这三家同业可比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4.52%、26.43%、23.45%和20.6%,主营业务毛利率行业均值波动下滑,这与三元生物主营业务毛利率变化趋势截然不同。因此,报告期内,三元生物主营业务毛利率与行业均值的差距逐渐加大,分别为12.93%、20.1%、22.05%和23.67%。

对于远高于行业均值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三元生物解释称,主要是因各公司产品结构存在差异所致。

从收入结构来看,赤藓糖醇是三元生物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三元生物赤藓糖醇销售收入分别为2.47亿元、2.85亿元、6.17亿元和7.2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95.47%、63.22%、79.88%和93.21%;赤藓糖醇实现的毛利额分别为0.91亿元、1.25亿元、2.6亿元和2.93亿元,在主营业务毛利中的占比分别为93.97%、59.27%、79.73%和93.31%。

不过,与同是以赤藓糖醇为主要产品的保龄宝相比,三元生物赤藓糖醇毛利率明显要高得多。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三元生物赤藓糖醇的毛利率(2020年及2021年1-6月为采用新收入准则实施后的口径)分别为36.86%、43.63%、42.16%和40.71%,而保龄宝赤藓糖醇的毛利率(2020年及2021年1-6月为采用新收入准则实施后的口径)分别为19.66%、21.1%、15.27%和26.82%。

可见,报告期内,三元生物赤藓糖醇毛利率均比保龄宝超出十个百分点以上,尤其是2020年,三元生物赤藓糖醇毛利率竟比保龄宝超出近三十个百分点。

如此显著的差别,自然会引起监管的关注。在先后四轮问询中,三元生物毛利率畸高的问题均在被问询之列。尽管三元生物都予以相应回复,但其回复内容显然并未令创业板上市委信服。

发审会上,创业板上市委再次提出,请三元生物说明赤藓糖醇毛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产品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行业发展与竞争情况、赤藓糖醇产能投产和需求变化,说明毛利率是否存在大幅度下滑的风险。

蒸汽采购量和消耗量关系混乱

关于赤藓糖醇毛利率高于保龄宝的原因,三元生物解释称,主要是由于三元生物与保龄宝在能源动力来源、固定资产投资强度、产业链布局、材料及能源单耗以及其他因素等方面的差异而导致的。为此,第三轮问询中,创业板发审委要求三元生物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外购和自产蒸汽、电力消耗量与赤藓糖醇产量的匹配关系。

回复显示,报告期内,三元生物赤藓糖醇产成品对应的自产及外购蒸汽消耗量分别为7.25吨、10.15吨、16.68吨和12.89吨。


既然自产及外购蒸汽消耗量对应的是赤藓糖醇产成品的消耗量,那么这组自产及外购蒸汽消耗量一定不会大于自产自用蒸汽量以及外购蒸汽量之和。可是,招股书的披露结果却不得不令人怀疑其信披内容的真实性。

招股书“主要能源采购情况”显示,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6月,三元生物蒸汽采购额分别为234.4万元、3174.23万元和2375.45万元,采购单价均为183.49元/吨,因此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6月,三元生物蒸汽采购量分别为11.28万吨、17.3万吨和12.95万吨。

同时,2018年至2019年11月,三元生物自备锅炉机组提供蒸汽;而2018年和2019年,三元生物自产自用蒸汽数量分别为7万吨和7.69万吨。

由此可知,报告期内,三元生物自产自用蒸汽数量与外购蒸汽数量之和分别为7万吨、8.97万吨、17.29万吨和12.95万吨。

对照上述蒸汽消耗量与蒸汽自产自用量及采购量就会发现,2018年及2019年,三元生物自产自用蒸汽数量与外购蒸汽数量之和竟然低于对应赤藓糖醇产成品的自产及外购蒸汽消耗量,差值分别为2507.12吨和11871.46吨。而且,这组消耗量还仅是对应赤藓糖醇产成品的消耗量,如果考虑赤藓糖醇产成品之外的蒸汽消耗量,那么这个差值将更大。

也就是说,2018年及2019年,三元生物消耗的蒸汽量,有一部分既不是来自于自产,也不是来自于外购。由此产生的疑问是,三元生物这部分超额消耗的蒸汽是从哪儿来的?用这样的数据来解释三元生物和保龄宝间的毛利率差异还有说服力吗?


下一篇:芳源股份:会计差错问题表述比比皆是 上市后如何保证不故疾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