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

浩瀚深度:经营风险潜行草蛇灰线 好赛道非永久护身符

​尽管身处较好的科技赛道,报告期内浩瀚深度业绩仍保持增长;不过,如果公司不能处理好经营规模较小、对单一客户高度依赖、应收账款占比较高、存货账面价值占比较高等潜在的经营风险,则再好的赛道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这些已存的风险。

北京浩瀚深度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浩瀚深度”)的IPO经历可谓一波三折,即便是2021年年中开始从新三板转战科创板,浩瀚深度的上市进程仍是曲折起伏、事故频发。

2021年8月19日,浩瀚深度因发行人的保荐人或者签字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或相关签字人员因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根据《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二),上交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9月16日,上交所称,根据《审核规则》第六十六条,浩瀚深度聘请的相关证券服务机构在《审核规则》第六十五条规定的时限内完成相关事项,上交所恢复浩瀚深度发行上市审核。

谁知两周后的9月30日,浩瀚深度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根据《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六),上交所再次中止浩瀚深度发行上市审核。

这次中止审核持续了近三个月,直到12月22日,根据《审核规则》第六十六条,《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六)所列中止审核情形消除,上交所同意恢复对浩瀚深度的发行上市审核。

据了解,浩瀚深度此次科创板IPO拟募资4亿元,保荐机构为国金证券。专注于网络智能化及信息安全防护领域,浩瀚深度致力于大规模高速网络流量的分析处理及数据采集应用,客户群体以中国移动等电信运营商为主,行业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华为和武汉绿网等。

此次登陆科创板,浩瀚深度计划募资4亿元,主要用于网络智能化采集系统、网络智能化应用系统、安全技术研发中心三大项目的建设,并将投入1.2亿元用以补充流动资金。

好赛道也不能一味躺平

对浩瀚深度而言,由于身处“网络智能化及信息安全防护”这个好赛道,其发展一定程度上与行业大机遇紧密相关,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互联网、5G、数字经济等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网络安全形势日渐严峻、网络监管的要求不断完善提升,网络智能化需求爆发式增长,浩瀚深度从中获益匪浅,主要体现为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持续增长。

2018-2020年,浩瀚深度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01亿元、3.55亿元和3.67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535.59万元、3597.83万元和5336.22万元。浩瀚深度营业收入持续增加,业务规模不断扩大,综合来看,随着5G的普及,浩瀚深度良好的发展态势更多得益于整体行业上行带来的市场机会。

但与华为等竞争对手相比,浩瀚深度经营规模仍然偏小,抗风险能力相对不足,这一点就连公司也不否认——根据招股书的表述,相比华为,深度浩瀚在战略地位、品牌知名度、资金规模、资产体量等方面均存在一定劣势。2020年,华为营收规模为8913.68亿元,浩瀚深度为3.67亿元,而二者研发费用率相近。

除了与华为等业内龙头公司不可同日而语外,若按细类业务与天邑股份、星网锐捷等同行可比公司相比,浩瀚深度在营收规模上也不占优势。据招股书披露,天邑股份、星网锐捷2020年的营收规模分别约为20亿元左右、90亿元以上,而浩瀚深度仅为3.67亿元。由此可见,即使与行业内非头部公司相比,浩瀚深度在营收规模上也无任何优势可言。

或许正是因为同业竞争对手的整体性强大,使得浩瀚深度还不得不面临单一大客户高度集中的经营风险。由于浩瀚深度专业从事网络智能化及信息安全防护解决方案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等业务,产品主要应用于电信运营商。据招股书披露,从2019年开始,国内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为浩瀚深度前三大客户,2020年,三大运营商占其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95.85%,其中,又以中国移动的占比最高,近三年来,中国移动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19%、75.92%和87.91%;而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8.75%、99.02%及98.9%,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具有一定的客户集中风险。

报告期内,浩瀚深度每年对中国移动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59亿元、2.7亿元及3.22亿元,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19%、75.92%和87.91%。由此可见,公司对中国移动的销售占比较高,中国移动几乎贡献了浩瀚深度近九成的营收,这意味着公司对中国移动这一单一客户存在很高的依赖性。如果中国移动经营状况发生明显恶化或与浩瀚深度的业务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而公司又不能及时化解相关风险,其经营业绩将会受到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对此,浩瀚深度也有自知之明,并在招股书(申报稿)中提示风险:如果下游运营商客户由于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宏观经济形势变化或自身经营状况不佳等而导致对公司产品的采购需求或付款能力降低,则可能导致公司无法获得相应订单以及资金来源,从而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但市场更关心的是,浩瀚深度在经营上有何得力措施能摆脱这种单一客户高度集中的风险,而不是一味地披露和提示风险,况且这种经营风险已经在某些经营数据上有所体现,尤其是应收账款占比过高及存货占比过高背后的风险初现端倪。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浩瀚深度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账面价值合计分别为1.46亿元、1.23亿元、1.22亿元及1.69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48.52%、34.49%、33.21%及95.57%,除2021年6月末受销售季节性因素影响而占比较高外,2018-2020年的占比维持在30%-50%这一区间,公司应收账款占比整体较高由此可见一斑。若浩瀚深度不能有效提高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管理水平及保证回款进度,公司未来或面临较大的坏账损失的风险。

与此同时,浩瀚深度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9亿元、1.5亿元、1.42亿元及1.5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1.24%、34.56%、29.34%及30.52%,也处于较高的占比水平。若浩瀚深度不能对这些存货进行有效管理,公司或面临一定的存货跌价风险,进而对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浩瀚深度综合毛利率持续增长,分别为37.39%、43.67%、50.59%及57.08%,上述持续增长的毛利率水平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公司产品技术在市场上的领先性和竞争力。而且,与强大的竞争对手华为相比,浩瀚深度毛利率水平甚至比华为还要略高一筹——数据显示,2018-2020年,华为毛利率分别为38.6%、37.6%及36.7%。

或许是身处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这一较好的科技赛道,使得浩瀚深度的毛利率水平凸显出“高毛利率”的特征;不过,如果公司不能处理好经营规模较小、对单一客户高度依赖、应收账款占比较高、存货账面价值占比较高等潜在的经营风险,则再好的赛道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这些已存的风险。

下一篇:规模扩张时代远去,房地产行业开启“极限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