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1月24日 星期一

赛微微:供应商集中度畸高有风险 对疑似关联客户低价销售遭监问询

​报告期内,赛微微晶圆几乎全部由上海华虹宏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和Tower提供,封测95%左右来自天水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五大客户之一的南京创乾为公司股东所控制,且公司对其销售的电池安全芯片均价远低于其他客户,低价销售的合理性被监管质疑。

2021年12月21日,在科创板申请首发的广东赛微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微微”)向证监会提交注册申请。

赛微微主营业务为模拟芯片的研发和销售,主营产品以电池管理芯片为核心,并延展至更多种类的电源管理芯片,具体包括电池安全芯片、电池计量芯片和充电管理等其他芯片。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赛微微实现营业收入0.67亿元、0.89亿元、1.8亿元和1.64亿元,实现净利润341.67万元、367.95万元、3245.86万元和4206.15万元。报告期内,赛微微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实现高速增长。

不过,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赛微微供应商高度集中背后所隐藏的风险值得警惕,而且赛微微对南京创乾的销售情况尚有疑问待解。

供应商集中度畸高有风险

据招股书披露,赛微微属于典型的IC设计企业,采取Fabless模式,将晶圆生产及封测等工序交给外协厂商负责。报告期内,赛微微晶圆和封测采购总额分别为3216.01万元、3097.26万元、9461.79万元和4647.99万元,其中,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3211.74万元、3094.96万元、9446.3万元和4645.39万元,在采购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99.87%、99.93%、99.84%和99.94%。也就是说,前五大供应商已基本满足赛微微对晶圆生产及封测的需求。

相比之下,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前五大供应商集中度的行业均值却要低得多。据Wind数据披露,2018-2020年,圣邦股份前五大供应商集中度分别为99.29%、99.18%和98.05%,中颖电子分别为82.59%、82.05%和78.5%,思瑞浦分别为97.26%、98.42%和96.73%,比亚迪半导体分别为30.82%、28.76%和26.19%,力芯微分别为79.46%、75.37%、74.57%,富满电子分别为66.18%、56.59%和54.66%,前五大供应商集中度行业均值分别为75.93%、73.4%和71.45%。可见,2018-2020年,除圣邦股份和思瑞浦的前五大供应商集中度和赛微微比较接近外,其他四家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集中度要比赛微微低得多。

具体来看,报告期内,赛微微晶圆采购额分别为1873.34万元、1524.33万元、6163.84万元和2207.1万元,其中,来自上海华虹宏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和Tower的采购额分别为1861.95万元、1524.33万元、6159.38万元和2207.1万元,在晶圆采购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99.39%、100%、99.93%和100%。

报告期内,赛微微封测采购额分别为1342.67万元、1572.93万元、3297.95万元和2440.9万元,其中,来自天水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采购额分别为1260.72万元、1497.29万元、3158.57万元和2349.32万元,在封测采购额中的占比分别为93.9%。95.19%、95.77%和96.25%。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赛微微的晶圆几乎全部由上海华虹宏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和Tower提供,封测则95%左右来自天水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供应商高度集中意味着赛微微在晶圆和封测采购中话语权的缺失。对此,赛微微也表示,2020年以来,IC设计企业普遍面临着晶圆供应短缺及封测等外协工厂产能紧张的情况。若外协工厂产能紧张状况持续或进一步加剧,则公司存在因外协工厂生产排期紧张导致供应量不足或延期供应或供应价格出现上涨,亦或因外协工厂生产工艺控制问题导致产品不符合公司要求的潜在风险,进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对主要客户的销售信披仍存疑问

招股书显示,南京创乾科技有限公司和南京领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创乾”)的实际控制人为赛微微股东钱进,截至报告期期末,钱进持有赛微微1.22%股份,持股比例不超过5%,不构成关联方,但基于谨慎考虑,招股书对报告期内赛微微向南京创乾的销售情况比照关联交易披露。

报告期内,赛微微向南京创乾的销售额分别为1270.7万元、3069.98万元、4316.49万元和2961.73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8.89%、34.60%、23.96%和18.07%,为赛微微五大客户之一。

赛微微向南京创乾的销售内容包括电池安全芯片、电池计量芯片和充电管理等其他芯片,且以电池安全芯片为主。报告期内,赛微微向南京创乾销售电池安全芯片的金额分别为1057.73万元、2855.21万元、4105.75万元和2751.14万元,销售均价分别为0.80元/颗、0.72元/颗、0.66元/颗、0.70元/颗。

可是,报告期内,赛微微对其他客户销售的电池安全芯片均价却要比南京创乾高得多。报告期内,赛微微对其他客户的电池安全芯片销售均价分别为0.99元/颗、1.03元/颗、0.85元/颗、0.94元/颗。因此,报告期内,赛微微对南京创乾的电池安全芯片销售均价比对其他客户低20%左右。

此外,报告期内,南京创乾一直为赛微微的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383.05万元、882.16万元、955.33万元、838.68万元,在当期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中的占比分别为71.87%、58.14%、47.18%、44.72%。

为此,在证监会官网公布的赛微微注册阶段问询问题中提出,请发行人说明:(1)对南京领旺、南京创乾销售产品毛利率与非关联经销商是否存在显著差异,如存在,请说明原因及合理性;(2)说明对南京领旺、南京创乾应收账款余额占比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应收账款逾期情形,对上述两家公司的信用政策是否显著宽松于非关联经销商;(3)说明南京领旺、南京创乾报告期各期末库存占当期采购比重情况,是否与其他非关联经销商存在重大差异,是否与备货周期相匹配,是否存在经销商压货情形,是否实现了终端销售。

下一篇:聚和股份:采购现款结算直销信用支付 经营现金流入不敷出困局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