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10部委研判下半年经济走势: 部分宏观指标增速将回落 关注国内外五大挑战

在上半年经济数据公布后,国家发改委、统计局、商务部、财政部、海关总署、工信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国资委、外管局10个部委陆续召开上半年数据解读发布会,并研判下半年经济形势。

原标题:10部委研判下半年经济走势: 部分宏观指标增速将回落 关注国内外五大挑战

基数因素成为各部委预判的关键因素,多个部委预测部分指标将放缓,比如进出口、财政收入增速。

在上半年经济数据公布后,国家发改委、统计局、商务部、财政部、海关总署、工信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国资委、外管局10个部委陆续召开上半年数据解读发布会,并研判下半年经济形势。

去年上半年因应对疫情,生产生活中断,诸多经济指标增速前低后高,对今年的影响是下半年基数高。基数因素也成为各部委预判的关键因素,多个部委预测部分指标将放缓,比如进出口、财政收入增速。

据记者梳理,关于下半年面临的问题,国际方面主要集中在疫情仍在演变、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等;国内方面,主要包括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仍然较为困难、一些领域风险隐患不同程度存在、结构性就业压力较大等。

出口增速放缓

如果以两年增速衡量,今年上半年投资、消费增速都不到5%,只有出口(12.6%)、房地产投资(8.2%)增速较为突出。央行7月中旬降准,市场分析的原因之一就是提前应对下半年出口、房地产投资走弱带来的宏观经济下行。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今年全年经济增速目标为6%以上。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532167亿元,同比增长12.7%。诸多市场机构预计全年增速将在8.5%左右,因此完成6%的增速并没有问题。发改委综合司司长袁达表示:“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出口、消费、投资被称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今年上半年出口表现尤为突出。上半年出口同比增长28.1%,海关总署、商务部、外管局三个部门都预判出口增速将放缓,但全年仍将保持较快增长。

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同时,去年下半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比去年上半年增长近27%,在较高基数的影响下,今年下半年进出口同比增速或将放缓,但全年进出口仍然有望保持较快增长。

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表示,预计外部需求回暖、国内经济稳中向好将继续支撑我国外贸发展。但随着去年同期基数逐步抬高,下半年外贸增速将有所回落,外贸发展仍面临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

消费方面,上半年同比增长23.0%,两年平均仅增长4.4%。商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预计消费市场总体将会继续朝着回暖向好方向发展,但并没有给出准确的预判。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表示,上半年居民消费边际改善,但仍低于疫情前水平。目前居民消费意愿有所抬升,后续消费修复节奏需进一步观察。

其中,汽车消费是拉动消费的重要动力,今年上半年新车销量近1290万辆,同比增长25.6%,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4.4%。商务部、工信部都判断今年汽车销量有望实现正增长,扭转连续三年持续下滑的局面。但5月以来,汽车产销同比下降,两部委都提到“缺芯”的制约因素。

投资方面,上半年同比增长12.6%,两年平均增长4.4%。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投资将会继续保持持续恢复的态势。这一表态也没有做出明确的增速判断,但市场预计投资难有起色。一方面,城投融资管控从严,基建投资疲弱;另一方面受房地产调控影响,地产投资增速已在回落。

此外,财政收入将回落。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表示,国内经济恢复不均衡、基础不稳固问题依然存在,再加上去年下半年基数抬高,提高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并提前享受新增减税政策减收体现在今年下半年,预计今年下半年全国收入增幅将比上半年明显回落。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同比增长21.8%。

PPI将见顶回落

上半年各部委的主要工作是应对物价上涨尤其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份PPI同比上涨8.8%,涨幅比5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6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1%,涨幅比5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

“近一段时间,我国PPI上涨幅度较快,这既有去年同期疫情冲击导致PPI负增长形成的低基数因素,也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输入性影响。对于年内PPI阶段性上行,应当客观看待。”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

孙国峰称,一方面,这是在去年低基数基础上的高读数,对此可以用去年、今年和明年连续三年的整体视角来观察PPI的变化。另一方面,历史上PPI指标本身波动就相对较大,在数月内阶段性的下探或者冲高的现象也并不少见。

当前市场高度关注后续PPI的走势,这就涉及到对大宗商品价格的预判。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表示,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总体呈回落态势,钢材、铜、铝等价格比5月份的年内高点下跌3%—14%,带动6月份PPI环比涨幅比上月大幅收窄1.3个百分点。市场普遍预计,随着国家保供稳价措施持续见效,大宗商品价格将逐步回归合理区间。

关于PPI走势,央行则给出了清晰的判断。孙国峰表示,总体看,我国PPI走高是阶段性的,今年二、三季度可能维持相对高位,随着基数效应逐步消退和全球供给恢复带来的输入性影响减弱,PPI有望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趋于回落。

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认为,当前不会形成大宗上涨的“超级周期”。与上世纪70年代及本世纪初两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超级周期”不同,本轮价格上涨更多的是短期因素叠加作用的结果,而全球债务高企、贫富分化、人口老龄化等深层次矛盾决定了需求难以长期扩张,且供给明显收缩的可能性也比较小,所以难以形成“超级周期”。

受上游大宗商品涨价影响,部分中下游行业和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较为困难。李兴乾表示,今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上涨、海运物流不畅、汇率波动较大、用工成本上升等困难“四碰头”,导致外贸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利润空间受挤压,部分外贸企业“有单不想接”“增产不增利”,中小外贸企业受影响更大。

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影响不大

关于下半年面临的问题,国际方面主要集中在疫情仍在演变、存在不确定性。袁达表示,经济恢复进程仍面临困难和挑战,特别是一些不确定、不稳定、不均衡问题仍较突出。从国际看,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世界经济复苏进程中的风险还在积累,不同经济体之间经济走势、宏观政策出现分化,全球通胀明显升温。

此外,市场也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带来的影响。孙国峰表示,现在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3%左右(中美利差大),且货币政策以我为主,所以影响不大。除了利差,外管局还提到中国股票市值偏低、经常账户保持顺差,因此影响是可控的。

“中国经济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我们也要看到美国财政赤字和金融市场估值都是处于历史高位,市场认为这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的速度和节奏会形成一定的制约,所以,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有可能是渐进的。”外管局副局长王春英表示。

长江证券(6.990, 0.00, 0.00%)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而言,过去其利率趋势往往更加顺应国内自身经济基本面的变化,而不是跟随美联储,即使是在中美经济走势背离的时期。不过,在美联储削减量宽政策“宣布期”,我国长端利率可能受到联储紧缩预期的阶段性牵引。

国内方面,统计局提出,就业结构性矛盾凸显,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仍然比较大。袁达则表示,部分中下游行业和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仍然较为困难,旅游、住宿等生活性服务消费恢复相对滞后,一些领域风险隐患不同程度存在。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良贷款仍然面临上升压力,不良贷款可能进一步增加。

关于风险,近期高层会议提出“应对好可能发生的周期性风险”。“周期性风险在国内的体现,或为持续累积的债务压力,及债务化解过程中的信用风险暴露。”赵伟称,“传统应对以逆周期调节为主,而当前主要运用跨周期调节。相较逆周期调节,跨周期调节着眼于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

对于防范国企债券违约风险,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介绍,要建立信用保障基金,推动企业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原则,稳妥化解债券违约风险。

(作者:杨志锦 编辑:包芳鸣)

下一篇:官宣!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将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