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迎丰科技:非法人客户信息欠透明 关联关系错综复杂

业绩连年下滑的迎丰科技非法人客户信息欠透明;对突击成立增资的互赢双利的信披有不足之嫌;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与关联方之间的资金往来金额巨大,且错综复杂。尽管已成功过会,但上述诸多不透明的信披使得迎丰科技的客户信息和关联关系仍谜团重重。

业绩连年下滑的迎丰科技非法人客户信息欠透明;对突击成立增资的互赢双利的信披有不足之嫌;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与关联方之间的资金往来金额巨大,且错综复杂。尽管已成功过会,但上述诸多不透明的信披使得迎丰科技的客户信息和关联关系仍谜团重重。

烛影煌煌/文

9月10日,专业从事纺织品印染加工的浙江迎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迎丰科技”)成功过会。然而,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来看,迎丰科技业绩连年下滑、疫情又使其雪上加霜;非法人客户信息欠透明;对突击成立增资的互赢双利的信披有不足之嫌;2016年和2017年,与关联方之间的资金往来金额巨大,且错综复杂。如此看来,成功过会的迎丰科技仍有不少风险点需要投资者谨慎对待。

经营业绩持续下滑

2020年,一场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印染行业形成致命一击,行业迎来寒冬。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7月,规模以上印染企业印染布产量263.77亿米,同比减少13.25%,主营业务收入1250.91亿元,同比减少21.30%;实现利润总额42.23亿元,同比大幅减少38.09%;完成出口交货值179.28亿元,同比减少23.53%。1568家规模以上印染企业亏损户数为640户,亏损面达40.82%,同比扩大17.77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总额20.39亿元,同比大幅提高86.41%。这些数据都充分表明,在全球疫情的深刻影响下印染行业恢复进程较为缓慢。

身在其中的迎丰科技或也难“独善其身”。

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来看,2016年至2018年,迎丰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3亿元、9.01亿元及9.87亿元,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31.92%、9.54%;同期,迎丰科技实现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1.49亿元及1.34亿元,,2017年和2018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8.59%、-10.01%。可见,2018年,迎丰科技的营收增速已开始呈现回落,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速更是由正转负。

到2019年上半年,迎丰科技的营业收入和扣非归母净利润持续下滑。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1-6月,迎丰科技实现营业收入4.04亿元,较2018年1-6月下降18.49%;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3731.37万元,较2018年1-6月下降47.57%。

对于2019年全年的经营业绩状况,迎丰科技坦言,预计2019年可实现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7.76%至5.74%;可实现净利润同比下降20.17%至15.81%;预计可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24.96%至20.46%。

如此看来,迎丰科技的负增长模式已然开启,而疫情的发生更使其雪上加霜。正因为如此,发审委在发审会上要求迎丰科技对业绩是否存在持续下滑风险及相关风险是否充分揭示做出回答。

信息欠透明的非法人客户

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显示,非法人客户是迎丰科技经营业绩的一大重要支撑。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非法人客户贡献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6亿元、2.36亿元、1.65亿元和0.62亿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5.78%、26.22%、16.68%和15.42%。而且,2016年和2017年的第一大客户均为非法人客户。

此外,在迎丰科技的所有客户名单中,非法人客户数量众多。数据显示,迎丰科技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非法人客户数量分别达到428家、423家、357家及196家,且主要集中在浙江地区,浙江地区非法人客户数量占比分别达到86.68%、95.04%、97.48%、98.98%。

更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在众多的非法人客户中,销售额100万元以下的非法人客户成为非法人客户的主体。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100万元以下非法人客户数量分别为387家、371家、316家、179家,在非法人客户数量中的占比分别为90.42%、87.71%、88.52%和91.33%,贡献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948万元、3871.27万元、3626.41万元和2157.98万元,在非法人客户销售金额中的占比分别为22.43%、16.39%、22.04%和34.67%。

众多的非法人客户也引发了监管层的关注,发审委在发审会上要求迎丰科技说明:报告期内非法人客户收入占比波动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报告期各期非法人客户形成收入、特别是销售金额100万元以下非法人客户收入的真实性,非法人客户与迎丰科技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等情况。

看来,迎丰科技大量信息欠透明的非法人客户亟待揭开面纱。

错综复杂的关联关系及资金往来

在迎丰科技的发展过程中,曾经历了数次增资扩股,其中,2016年迎来一次大额增资。2016年10月14日,迎丰科技召开股东会,会议决议同意注册资本由1138万元增加至10000万元,新增注册资本8862万元,且新增注册资本由浙宇控股、领航投资、世纪投资、互赢双利分别以货币出资6912万元、1200万元、450万元、300万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这4家出资股东中,除浙宇控股为2016年5月12日成立的公司外,领航投资、世纪投资、互赢双利三家,成立日期均为2016年10月14日,其中领航投资为迎丰科技中高层管理成员的持股平台,世纪投资为迎丰科技实际控制人傅双利、马颖波的家族持股平台,互赢双利系迎丰科技为改善股权结构、引进外部投资而设立的持股平台。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互赢双利,这个为改善股权结构、引进外部投资而设立的持股平台,其突击成立是否有深层原因?是否有其他利益安排呢?

从预披露和预披露更新两版招股说明书关于互赢双利的披露情况来看,两版招股说明书对互赢双利的介绍主要是其合伙人构成以及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互赢双利的资产状况和经营业绩。

从合伙人构成来看,招股说明书显示,互赢双利由10个合伙人构成,其中第一大合伙人易惠良曾任迎丰科技监事,于2017年6月辞职,而且易惠良及其兄弟易新良在报告期内曾与迎丰科技有印染加工方面的交易。第六大合伙人徐月娟则是迎丰科技董事、副总经理徐叶根的妹妹。其他人则没有更多的信息。

但发审委曾在反馈意见中明确提出,请迎丰科技补充说明互赢双利合伙人的基本情况,是否与发行人的供应商、客户存在关联关系及资金往来,和发行人员工持股平台、实际控制人家族持股平台同价入股的原因及合理性。

显然,关于发审委要求对互赢双利的补充说明,迎丰科技并没有在预披露更新版招股说明书中予以更多披露。不过,从发审委在发审会上就互赢双利提出的问题中可知,互赢双利的合伙人均为发行人客户或与发行人客户存在关联关系。

由此看来,迎丰科技的关联关系披露仍有盲点存在。

因此,发审委在发审会上再次发问,要求迎丰科技说明:直接及间接股东中,是否存在其他客户、供应商及其关联方或员工的情况,是否存在委托持股或其他利益安排;客户直接或间接入股迎丰科技的商业合理性,是否存在与业务合作相关的协议,对客户采购量、价格等是否有安排,是否存在和正常生产经营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或其他利益安排的情形;互赢双利及其合伙人的入股价格与同时期其他投资方相比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等。

此外,迎丰科技与关联方之间的资金往来也较为复杂。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7年,迎丰科技与实控人等关联方存在较大的资金拆入拆出。例如,2016年,迎丰科技向关联方累计借出3.02亿元,资金利息665.85万元,累计收款2.74亿元。同年,迎丰科技向关联方累计借入5.15亿元,资金利息1562.34万元,累计付款8.48亿元。

2017年,迎丰科技向关联方马颖波累计借出8803.35万元,资金利息668.18万元,累计收款1.85亿元。同年,该公司向关联方铭源纺织及傅双利等累计借入3.31亿元,资金利息224.58万元,累计付款3.34亿元。

对此,发审委在发审会上也提出疑问:要求迎丰科技解释报告期内资金拆借的原因和必要性,具体的资金流向和用途,向关联方同时拆出、拆入资金的原因及合理性,利息计算标准,是否存在大股东或控股股东实质占用等。

尽管已成功过会,但上述诸多不透明的信息披露使得迎丰科技的客户信息和关联关系仍谜团重重。

附:迎丰科技IPO主要中介机构

下一篇:恒而达:收入勾稽关系异常 采购数据存在疑点

会员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