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

新荣耀正式运转:四大股东及管理层架构浮出水面

11月17日,30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和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正式完成了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来源:芯智讯 编辑:浪客剑)

11月17日,30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智信新”)已经和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正式完成了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根据当时的联合声明,深圳智信新是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以下简称“深圳智慧城市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

不过,在消息公布当天,深圳智信新的股东只有两家:深圳智慧城市集团控股,持股比例为98.6%;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国资协同基金”)持股1.4%。其中,深圳智慧城市集团是由深圳市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而从深圳国资协同基金的股权结构来看,也主要是由深圳市国资委主导间接控制。也就是说,深圳智信新的所有的股东当中并未出现声明当中的30多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的身影。

对此,芯智讯在此前的文章当中就表示,既然公开的声明当中已经明确了深圳智信新是由深圳智慧城市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的,所以后续深圳智信新的股权结构会进一步发生变动。这些企业很可能会通过之前曝光的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星盟信息”)及其他联合体进入深圳智信新。

果不其然。根据天眼查最新的资料显示,深圳智信新新增了星盟信息和深圳市春芽联合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春芽联合”)为股东,但是具体的持股比例却并未显示。

对于星盟信息,芯智讯在此前的文章就有介绍过。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星盟信息成立于2020年10月26日,注册资本为13.7678亿人民币。股东为6家机构: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37.77%)、北京普天太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36.32%)、中国邮电器材集团有限公司(21.79%)、共青城酷桂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18%)、天音通信有限公司(1.74%)、深圳市鲲鹏展翼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0.20%)。

其中,执行事务合伙人鲲鹏展翼为深圳市国资委间接100%控股企业,其余股东则为手机国包商或分销商、经销商、代理商。

比如,第一大股东北京松联则是华为、荣耀手机的重要渠道商。

共青城酷桂的控股股东深圳市爱施德是老牌手机分销商,而爱施德的控股股东则为深圳市神州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昨天,爱施德也发布公告确认,公司控股子公司共青城酷桂与天音通信、鲲鹏展翼等公司签订合伙协议共同投资设立的星盟信息,已经受让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深圳智信新的部分股权。

北京普天太力、中邮器材、天音控股均为国资控股的老牌的国有手机渠道商。其中,天音控股属于深圳市国资委控股,中邮器材则由国务院控股,北京普天太力则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股。

而春芽联合则集合27家荣耀的渠道商、代理商,其中包括深圳翼顺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4.08%)、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9.38%)、新疆鑫晨恒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38%)、内蒙古英孚特通信技术有限公司(6.38%)、安徽鑫松联智能科技合伙企业(持股5.69%)、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4.69%)等。

与此同时,荣耀品牌的经营实体公司——荣耀终端有限公司和北京荣耀终端有限公司也正式成为了深圳智信新的全资子公司。

深圳智信新的董事会也已正式成立。原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运营官万飙出任新荣耀的董事长、原荣耀总裁赵明出任新荣耀CEO,原华为产品线副总裁方飞、原华为HR副总裁李山林、原华为财经消费者业务集团CFO彭求恩均出任新荣耀董事。另一位董事舒洪峰则是深圳智慧城市集团的代表。

根据此前爆料,万飙加入新荣耀后将主抓其擅长的供应链管理,以确保新荣耀公司产品所需各类芯片的供货;方飞将出任新荣耀产品线总裁,负责新荣耀产品线规划。另外,原华为消费业务中国区零售管理部部长杨健将出任新荣耀零售管理总裁,负责全球零售工作以及部分渠道管理。

由于此前荣耀与华为共用供应链,因此荣耀并没有自己的供应链团队。那么荣耀出售后要保持正常运转,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供应链团队。所以,有知情人士爆料称至少有6000以上华为供应链员工加入了新荣耀,再加上荣耀原本的2000多人,新荣耀将有8000名员工。

如果爆料属实的话,那么华为此番出售荣耀品牌,或许意味着其已经做了极限状态下的准备,即华为手机业务完全无法运转,那么届时华为手机业务将不得不面临“大裁员”。而在此之前,先一步将华为手机业务的部分员工迁移至独立后的新荣耀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声明当中,30多家荣耀的代理商、经销商承诺对于荣耀的投资,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这意味着荣耀的经营管理将由华为及荣耀出来的管理层全权掌握,这也有利于新荣耀从华为独立出来之后的平滑过渡。

由于美国禁令的影响,华为现有的手机业务已经陷入困境,虽然有部分的供应商已经拿到了向华为供货的许可,但是仍然有着诸多限制,比如高通只拿到了4G手机芯片的供货许可,但是如果华为自研的麒麟芯片无法生产,又没有第三方的5G芯片的供应,那么华为的手机业务未来可能将无法维持运转。因此,华为不得不未雨绸缪,做好最坏的打算。因此,华为选择在此时出售荣耀,提前做出应对。

虽然出售后的荣耀,华为不再持有任何的股权,但大批华为手机员工进入新荣耀,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华为解决了未来随着华为手机业务萎缩可能将要面临的大幅裁员的问题。另外,即使荣耀独立,华为未来可能也还是可以通过向荣耀提供技术服务方式,来维持华为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影响力。那么在华为手机业务持续萎缩的同时,新荣耀能否顺利在与小米、OPPO、vivo竞争中接下华为手机空出的市场?一切还有待观察。

下一篇:宁波色母:应收账款及存货周转率偏低 主营业务毛利率存下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