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屹通新材:从宁波锦田高价采购有蹊跷 与建德农商行关联存贷太张扬

2017年刚成立的宁波锦田即入选屹通新材供应商名单,当年更以高出同业近10%的价格销售废钢,遭监管问询后屹通新材的解释略显单薄难以服众;此外,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屹通新材将存贷业务与建德农商行集中关联,遭监管问询后屹通新材未作任何解释。

2017年刚成立的宁波锦田即入选屹通新材供应商名单,当年更以高出同业近10%的价格销售废钢遭监管问询后屹通新材的解释略显单薄难以服众;此外,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屹通新材将存贷业务与建德农商行集中关联,遭监管问询后屹通新材未作任何解释。

烛影煌煌/文

9月中旬就成功过会的杭州屹通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屹通新材”),目前仍在上市路上奔波。

但从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信息来看,已成功过会的屹通新材仍有一些信披疑问亟待释疑:废钢主要供应商宁波锦田,2017年刚成立就入选屹通新材供应商名单,当年更以高出采购均价近10%的价格向屹通新材销售废钢,原因何在遭问询,而屹通新材给出的解释却略显单薄,难以令人信服;此外,作为建德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报告期内,屹通新材将存贷业务集中发生在建德农商行身上,其合理性和必要性同样遭问询,但屹通新材却未予以任何解释。

向宁波锦田高价采购的理由服众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屹通新材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95%、30.04%和26.48%,2019年,毛利率比上年度下降3.56个百分点,且处于3年最低水平。

而原材料废钢的价格变动是影响屹通新材毛利率的重要因素之一。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屹通新材废钢平均采购价格分别为1666.41元/吨、2250.56元/吨及2295.69元/吨,2018年和2019年的废钢采购价格比上一年分别上涨35.05%、2.01%。同时,屹通新材的敏感性测试结果表明,营业成本中废钢采购均价变动1.00%,可能导致其利润总额变动2.17%,毛利率变动1.80%。

谈到原材料废钢,则绕不开屹通新材的供应商。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来看,2017年至2019年,屹通新材向宁波锦田采购废钢的金额分别为3289.98万元、7193.24万元和8085.68万元,在废钢采购额中的占比分别为31.76%、52.6%和55.43%。可见,屹通新材的废钢采购越来越依赖于宁波锦田。

但值得关注的是,就在宁波锦田成为屹通新材第三大供应商的2017年,也正是宁波锦田的成立之年。招股说明书显示,宁波锦田成立于2017年4月5日。也就是说,刚成立的宁波锦田即成为屹通新材的重要废钢供应商,并从屹通新材拿到了3289.98万元的采购单。

显然,创业板发审委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上市委审议意见落实函在关于宁波锦田的问题中提出:请发行人在招股说明书中补充披露,宁波锦田成立后即成为其废钢主要供应商,且对宁波锦田采购单价和数量均高于其他供应商的原因。

在随后的回复函中,屹通新材公布数据,2017年至2019年,其向宁波锦田采购废钢的价格分别为1820.45元/吨、2265.57元/吨及2310.51元/吨,与各期废钢平均采购均价差异为9.24%、0.67%及0.65%。

同时,关于对宁波锦田的采购单价和数量均高于其他供应商的问题,屹通新材给出的解释是:宁波锦田供应的废钢外观洁净、提供废钢打包处理服务、经营规模较大、系当地扶持企业及沙钢的合格供应商等。但一家2017年新成立的公司,就能以上述理由获得比采购均价高出近10%的采购单价,理由或略显单薄。

对与建德农商行集中关联存贷不解释

再来看屹通新材的投资方面。在招股说明书中,屹通新材表示,出于财务投资需要,其投资持有建德农商行5.02%的股权。

同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屹通新材与建德农商行之间存在着数次关联交易。

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屹通新材在建德农商行的银行存款分别达到611.51万元、5482.53万元及5881.03万元,相当于屹通新材各期末银行存款总额的99.88%、83.68%和99.56%。

同时,2017年至2019年,屹通新材为满足日常生产需要,向建德农商行新增借款1940万元、5330万元及4100万元,且各期末,屹通新材短期借款余额中,来自建德农商行的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990万元、5000万元和4100万元,相当于屹通新材各期末短期借款余额的100%、100%和99.87%。

此外,屹通新材2017年还在建德农商行购买了582万元短期理财产品;2018年向建德农商票据贴现645万元。

一边是九成以上银行存款存在建德农商行,一边是几乎全部短期借款来自建德农商行,屹通新材将近乎全部银行存款和银行借款集中发生在建德农商行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何在?

对此,在发审会上,创业板发审委也提请屹通新材结合建德农商行的股权结构,说明发行人对建德农商行是否存在重大影响;并说明集中在建德农商行存贷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过,奇怪的是,在10月1日披露的上市委审议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中,屹通新材只解释了其集中存贷对建德农商行是否存在重大影响的问题,而对其集中在建德农商行存贷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却并未提及。

对于上述信披疑问,市场亟待已经过会的屹通新材及其中介机构能给出更充分的解释。

附:屹通新材IPO主要中介机构

下一篇:晶云药物:明星产品涉诉业务风险陡增 受让股权计提减值引监管质疑

会员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