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9月28日 星期二

盐湖股份,狂饮新能源泡沫

8月10日,盐湖股份复牌上市首日暴涨388%,市值膨胀至2000亿,触发临停恢复交易后高位博弈,成交额达到202亿,换手率逼近20%。在股价翻四倍的情况下,还有人往里冲!至此,也透露出,新能源时至今日,依然有人看好。 这样的疯狂,不禁让我想到,2007年中石油那一波泡沫的疯狂。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这样的疯狂,不禁让我想到,2007年中石油那一波泡沫的疯狂。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这句话背后映射的,正是那段触目惊醒的历史。2007年,中石油上市,市值几乎接近9万亿人民币,在那个时代,全国全年GDP也不过3.55万亿美元,中石油相当于GDP的三分之一。

上市当天,即被爆炒,头顶“亚洲最赚钱的公司”。一时间,专家、学者、机构无不为中石油站台。但很快,泡沫膨胀至极致中石油不经败走,由于市场对中石油的顶礼膜拜,高喊“YYDS” ,所谓的价值投资理念再次大行其道,多少投资者越跌越买,但这是价值投资吗?


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历历在目。07中国股市本就失去了理性市场,加之中石油发行价过高,8万亿显然是有严重泡沫。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洗牌,理论上泡沫也该耗尽。但6年的时间里,股价依然原地踏步,仅仅剩下8524亿人民币。40块高点买进的股民,持有到现在是何其艰难。何时解套呢?亦或者永远无法解套。

过高的估值难以为继,中石油就是典型。

此刻新能源的疯狂,令人担忧,尾盘盐湖涨幅缩窄,是否剑指盐湖到头了呢?

1

涅槃重生 ,靠锂“沸腾”

说起盐湖股份,有必要强调一下其过去险些退市的“黑历史”。没有过去,或许不会有今日“盐湖提锂”概念的推波助澜这一利器。

盐湖股份的前身,为“青海钾肥厂”,该厂成立于1958年,这个厂房的成立,谁也未曾想到,多年之后两度成为资本市场的“明星”。


1996年,由公司制改更名为“青海盐湖集团”,而1997年将氯化钾生产经营主业重组为“青海盐湖钾肥股份有限公司” 其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作为国内最大的氯化钾生产企业,氯化钾设计产能达到500万吨,在国内总产能中占比近六成,拥有“钾肥之王”的美称。

在1997年至2008年,这10年间,也一度突破百元大关,营收从2亿增长近50亿,一时间,居然也能与中石油比肩。

对比后剧情竟然如此相似,“钾肥之王”也在经历疯狂过后,从最高点65元跌至8元附近,跌13年,一度面临退市风险。

贵为“天之骄子”,为何也成为资本弃儿,即便是有着雄厚资源的大企业,为何也捱不过当年那场寒冬?

“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

盐湖集团位于察尔汗盐湖,拥有察尔汗盐湖3700 平方公里的采矿权,而盐湖钾肥的主要开采源就是察尔汗盐湖。该湖盐类资源总储量达600 多亿吨。其中氯化钾超过5.4 亿吨,氯化镁16.5 亿吨,氯化锂1200 万吨,均占全国首位,氯化钠储量462.2 亿吨,还有硼、溴、碘、铷等资源贮藏。


换句话说,盐湖集团拥有及其丰富的盐湖资源,当年的盐湖股份,就是靠着这个“金矿”,营收一路高歌猛进,不曾想,守着这般“钞”能力,每年躺赚,不香吗?

然而不幸的是,倘若盐湖集团决策层,并没有我这种间隙性雄心万丈,长期性躺床上的调性,非要对公司多元化发展给予不切实际的期待。

2019年之前,产品由单一氯化钾发展到氢氧化钾、碳酸钾、硝酸钾、氢氧化钠、碳酸钠、金属镁、氧化镁、氢氧化镁、碳酸锂、 PVC、甲醇、尿素、聚丙烯、焦炭、水泥、编织袋等多种产品,涉及工业、农业、航天航空、建材、医药等领域,综上所诉,盐湖股份成为了综合性化工企业。

这些杂而乱的业务,一步步拖垮盐湖集团。其中,盐湖镁业和海纳化工进行多元化的业务拓展时,业绩“溃烂”最为明显,仅金属镁一体化项目投入资金由200亿元增至432亿元,同时,投产进度不及预期,到2018年,金属镁一体化项目日产能仅为50吨,加之政策影响,项目成本过高,最终,盐湖被送进“ICU”,戴上*ST的帽子,直到去年4月29日,被暂停上市。

今天,你能看见盐湖股份,重新打包回A,是“壮士断腕之举”。2019年9月起,公司通过制定、执行《重整计划》,将镁业、化工低效亏损板块彻底分离,由优质板块承接债务并实施市场化债转股。2020年4月20日《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公司通过重整,保留了核心钾、锂产业,企业实现了轻装上阵。以前年度的巨额折旧及财务费用亦大幅降低,为恢复持续经营能力和增强盈利能力提供了支撑。

近两年公司剥离巨额亏损的化工业务板块后,去年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 2020 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 20.4 亿元, 同比扭亏为盈(2019 年归母净利润-4.59 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持续走低,现金流情况逐步改善, 2020 年公司资产负债率 73.82%;截至 2021 年第一季度,资产负债率已降至 70%以下,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增至 15.03 亿元。


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净资产均已转正,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恢复。之后,*ST盐湖向深交所提交了恢复上市申请,并在今年7月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同意公司恢复上市决定。

至此盐湖股份成功完成自救。

2

首日没有涨跌幅,但一步到位

今日大涨后,不少投资者也向困在盐湖股份里将近一年多的股友,投向了羡慕的目光。除了羡慕,也有200亿资金涌入“野性消费”。

就算此前某机构喊出,盐湖股份乐观目标市值均在2000亿元,但今日市值逼近2344亿,几乎一步到位。

为何有人持续看好?

剥离了亏损资产,盐湖目前有两大业务还是有一定看点。

第一主营业务钾肥。钾,作为农作物生长必备营养元素之一,几乎所有农作物均需要用到钾元素。作为钾肥之王,盐湖股份的氯化钾产能约占我国氯化钾总产能的50%以上。基本是钾肥的盐湖股份的稳定现金流,人们期待,盐湖能重新称王;第二,就是盐锂资源的总储量,众所周知,在我们生活中,几乎都离不开锂电池,而我国80%锂资源都在盐湖里,同时从成本角度看,目前盐湖提锂成本在 3.2万元/吨左右,而随着开采技术的不断进步,盐湖提锂成本优势不断扩大。


但野性消费下,往往要为冲动买单,被套并不出乎意料。


吃肉的时候没赶上,挨打的时候却从不落下,是泡沫下的常态。我们不妨看看新能源的泡沫盛宴还能维持多久。

3

泡沫还能维持多久?

新能源近日的表现,是把盛宴发挥至极致,锂电池产业链成交接近2500亿元,面对疯狂的行情,盐湖股份自然能够与之共舞。尽管锂盐成了盐湖股份的拳头产品,顺应当下周期,目前产能也处于爬坡期,在“有锂走天下”的这一大背景下,盐湖重返A股,值得欢呼。

但是,泡沫什么时候能走向终结?不妨回头看看过去,泡沫是有易容术的,每一次它都会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在我们面前,比如2007年,中国石油的泡沫,2000年,互联网泡沫,一个标志能源永不枯竭,一个则标志着人类的未来。

故事总会吸引资金去把它吹大,但每一次收场都是以泡沫破裂为结局。故此泡沫之间能否相互印证,答案显而易见。

新能源其实已经并不新了,和多数互金公司一样,长跑了二十多年。尤其是现在的新能源汽车上,泡沫不仅越吹越大,还吹出了圈,越飘越远。

当下拥有锂电的盈利预期是好的,但概念满天飞,营销乱人眼,投资者认清泡沫后,还能与泡沫共舞吗?一旦退潮,或许在未来这将会成为公司成长的负担。高估值的资产泡沫,必定是一个迟早要爆炸的定时炸弹。

时至今日,还有不少人在热炕头中无法自拔,当然,再怎么警示,也无法叫醒装睡的人。

4

结尾

今日盐湖股份上市,早有网友预言好了剧本,一年的获利盘获利了结,当日换手肯定高于50%,场外的大资金入场接货收集筹码,趁着人气连续拉五天涨停,然后大资金获利了结,散户高位套牢站岗,参考当年中国石油的上市的情况。

历史将会重演,只是对于投资者来说,任何一次翻车,可能输掉裤衩都不剩。

下一篇:统计局:1-7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2.7%

会员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