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康代智能:招股书和问询回复各执一词 如此信披绝不能一撤了之

​直销和经销收入究竟占比几何,招股书披露的和由首轮问询回复披露的应收账款期后回款计算的应收账款账龄结构存在差异,为何康代智能的招股书和首轮问询回复可以提供两个完全不同的答案,如此错误百出、无法采信的信披绝不能一撤了之!

据上交所官网显示,2020年12月30日,苏州康代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代智能”)申请撤回其在科创板的IPO申请。至此,康代智能的IPO申请自2020年6月29日获上交所受理以来,在经过两轮问询后,最终以撤回申请而终止。

至于康代智能因何在经过两轮问询后选择终止审核,真实缘由恐怕只有康代智能及其中介机构清楚。不过,招股说明书及两轮问询回复中存在的一些信披问题或许能提供一些蛛丝马迹。

直销和经销模式的销售收入占比各执一词

据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披露,康代智能定位于机器视觉行业,长期致力于以先进的成像系统和图像处理技术,以机器视觉为核心为PCB包括IC载板客户提供定制化专属解决方案,具体包括自动光学检测解决方案、自动外观检测解决方案、选配方案、产品升级方案及技术与维保服务等,用于检测高密度互连板、挠性板、刚挠结合板以及IC载板等多种印刷线路板存在的缺陷。

康代智能的销售模式以直销为主,经销为辅,其中经销包括传统经销、指定经销和通过Camtek经销三种模式。

可是从招股说明书及首轮问询回复内容来看,康代智能实现的销售收入中,究竟有多少来自直销,多少来自经销,招股说明书和首轮问询回复并不能给出一致的答案。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康代智能实现营业收入2.24亿元、3.03亿元和3.1亿元。关于直销和经销模式的销售情况,招股说明书仅披露了两种销售模式的销售收入占比,并未披露两种销售模式的具体销售金额。两种销售模式的销售收入占比情况如下表所示:

由上表可知,报告期内,康代智能直销模式的销售收入占比显著提升,而经销模式的销售收入与占比则大幅下滑。对此,康代智能解释称,主要是由于2017年10月前,公司是Camtek集团内企业,根据Camtek集团销售规则,公司所有境外销售通过Camtek经销,2017年10月PCB业务整体收购交易交割完成以后,公司独立面对市场开展经营,原来的Camtek经销均通过直销模式进行销售,因此直销收入全面增加。

下面看看首轮问询回复中又是如何披露的。

首轮问询问题18回复显示,2017-2019年,康代智能直销模式下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8亿元、2.72亿元和2.56亿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57.06%、89.01%和82.74%,相应地,经销模式下的销售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则分别为42.94%、10.39%和17.26%。

显然,2018年和2019年,首轮问询回复所披露的直销和经销模式销售收入占比与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结果完全不同。如果说首轮问询回复中两种销售模式的收入占比是基于各模式销售收入计算而来的话,那么招股说明书中这两种销售模式的收入占比又是从何而来?

两份文件应收账款账龄结构无法相互印证

从招股说明书及首轮问询回复内容来看,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应收账款账龄结构和基于首轮问询回复中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情况得到的应收账款账龄结构无法相互印证。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康代智能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6381.76万元、6143.13万元、7659.73万元,以账龄在一年之内的应收账款为主,账龄超过一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7.87万元、470.91万元和1007.81万元。

同时,首轮问询问题23回复披露了康代智能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款情况,如下表所示:

由上表可知,2017年,康代智能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6381.76万元,2018年与之对应的回款金额为6153.15万元。由此可知,截至2018年期末,康代智能2017年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中仍有228.61万元有待收回,且这部分应收账款余额的账龄已经超过一年。因此,2018年,康代智能账龄超过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应为228.61万元,而不是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107.87万元。

同理,由上表可计算出,2019年,康代智能账龄超过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应为344.9万元,但招股说明书却披露2019年期末,康代智能账龄超过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007.81万元。

综上可推断,康代智能应收账款的账龄结构和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收情况中,有一项出现了信披错误,至于究竟是哪一项出现了信披错误,这个问题只能由康代智能及其中介机构予以解答了。

下一篇:天禄光科技:产品被替代风险引监管关注 外部产能提升掣肘业绩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