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超达装备信披失实有新意 生产设备运行工时与产量矛盾头一遭

​与一般IPO企业产销量、应收账款等披露存在各种问题不同,超达装备的信披失实颇有新意:2018年,超达装备数控加工中心实际运行工时数高于其他年份,但产品产量却低于其他年份。生产设备运行工时与产量存在矛盾,公司内部可能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的情形。

4月22日,南通超达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超达装备”)创业板IPO已提交注册,距正式上市仅一步之遥。据深交所官网披露,超达装备IPO申请于2020年7月30日获得受理,8月27日获深交所问询。本次IPO拟募集资金4.29亿元,分别投向扩建汽车大型复杂内外饰模具项目、新建汽车大型复杂检具产业化项目和研发中心扩建项目。

招股书显示,超达装备系国内领先的汽车内外饰模具供应商,主要从事模具、汽车检具、自动化工装设备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公司主营业务以模具为核心,其中汽车内外饰模具是模具产品最主要的构成部分。汽车内外饰模具主要包括汽车软饰件模具和发泡件模具,该类模具主要用于制造汽车顶棚、地毯、座椅、侧围、门板、行李箱内装件、底护板及汽车仪表板等。

2017-2020年,超达装备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27亿元、4.74亿元、4.47亿元及4.52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82亿元、0.88亿元、0.73亿元及0.66亿元,自2018年高点后连续两年下滑。除此之外,招股书中,超达装备生产设备运行工时与产量存在矛盾,应收账款相关数据也存在问题,值得关注。

生产设备运行工时与产量矛盾

招股书显示,超达装备生产设备运行工时与产品产量数据存在矛盾。报告期内,公司数控加工中心的产能利用率具体情况如下表:

可以看到,2017-2019年,超达装备数控加工中心实际运行工时分别为891632.47小时、940346.48小时和906205.90小时;其中,2018年数控加工中心实际运行工时数最多,较2017年增加48714.01小时,比2019年多34140.58小时。理论上讲,生产设备运行时间应该与产品产量成正比。也就是说,公司2018年生产的产品数量应多于其他年份,但事实情况并非如此。

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产品的产量、销量情况如下表:

2017-2019年,超达装备合计产品产量分别为4920套、4415套和11902套。从总量来看,2018年生产数量反而最少。为排除不同产品类别影响,我们具体来看产品细分,先对比2017年和2019年。2019年比2017年汽车检具生产数量少约500套,汽车零部件生产数量多约7500套,其他类别产量接近。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比2017年生产设备运行时间多14573.43小时。

再来对比2018年和2019年。同样的,2019年比2018年汽车检具生产数量少约500套,汽车零部件生产数量多约7500套。假设其他类别产量接近,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应比2018年生产设备运行时间多14573.43小时。事实上,2019年比2018年模具产品生产数量还要多300套,因此,2019年生产设备运行时间应增加更多。然而,2019年公司数控加工中心实际运行工时数比2018年却少了34140.58小时。

2017年和2018年的对比则更为明显。2017年公司模具产量比2018年多300余套;汽车检具产量多100余套;自动化工装设备及零部件产量多30余套。在各个类别产量均占优的情况下,2017年数控加工中心实际运行工时数反而比2018年少了48714.01小时,令人十分诧异,有待超达装备对上述矛盾予以解释。

不同口径应收账款金额存差异

除此之外,超达装备在招股书中对应收账款数据的披露也存在问题。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情况如下表:

由上表可知,2017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1060.73万元,2018年期后回款为9901.51万元,2019年期后回款为768.08万元。2018年末账龄1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017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018年期后回款,即1159.22万元。

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4445.08万元,2019年期后回款为12253.52万元。2019年末账龄1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019年期后回款,即2191.56万元。2019年末账龄2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017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018年期后回款-2019年期后回款,即391.14万元。

在同份招股书中,超达装备披露了应收账款账龄情况。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账龄及坏账准备计提情况如下表:

2018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4445.08万元,账龄1年以内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3379.33万元。由此口径计算,2018年末账龄1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065.75万元,与期后回款口径计算的余额不匹配,少约100万元。

2019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3826.46万元,账龄1年以内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1738.22万元。由此口径计算,2019年末账龄1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088.24万元,与期后回款口径计算的余额2191.56万元不匹配,少103.32万元。2019年末账龄1-2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747.88万元,由此口径计算,2019年末账龄2年以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40.36万元,与期后回款口径计算的余额391.14万元不匹配,少50.78万元。

2017年末至2019年末,账龄3-4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5.41万元、19.09万元和52.32万元;4-5年余额分别为4.42万元、4.97万元和18.09万元;5年以上余额分别为22.60万元、26.01万元和28.47万元。符合账龄递增规律,几乎不存在核销情况。

上述不同口径计算得出的各账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数据存在差异,若是因核销或其他方式导致应收账款余额受影响,则需要超达装备进一步披露相关数据予以说明。否则,超达装备招股书中数据披露可能出现错误,公司内部可能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的情形。

下一篇:聚焦“硬核”科技机遇 华夏时代前沿基金跑步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