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大叶工业:原材料采购额雾里看花 OBM收入忽多忽少想忽悠谁

​2017年,两个不同角度计算的原材料采购额相差较大,且这一差异并不能简单用计算误差解释;同样是2017年度,OBM收入在两个不同场景的差额刚好一倍。暂且不论是如何过会的,大叶工业以这样的招股文件直面资本市场,是想忽悠投资者还是被打脸呢?

3月25日,第十八届发审委2021年第34次会议审核结果显示,宁波大叶园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叶工业”)通过会议审核。

大叶工业是一家专注于农林园艺灌溉及喷洒工具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主要产品大类包括喷洒系列、水管系列、连接件系列等,用于满足家庭绿化、公园、农林植物工程方面的灌溉需求。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下称“报告期”),大叶工业实现营业收入3.54亿元、3.59亿元、3.72亿元和2.14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3989.41万元、5028.83万元、8370.6万元和5996.11万元。2017-2019年,大叶工业营收和扣非归母净利润规模都保持了持续增长。

原材料采购额和OBM收入仍为谜

先不论业绩增长情况如何,尽管已经过会,但大叶工业招股说明书中的一些信披问题令人费解。

招股说明书“外协加工情况”披露的外协加工采购情况如下表所示(下称“表1”):

由上表可知,由于采购金额包含原材料采购额和外协加工采购额,由此可得出:报告期内,大叶工业的原材料采购额分别为15704.56万元、13445.89万元、13540.59万元和6179.96万元。

关于原材料采购额,招股说明书并没有予以明确的披露,只是披露了主要原材料的采购额及其占比(如下表所示,下称“表2”):

根据主要原材料采购额及其占比可计算出,报告期内,大叶工业的原材料采购额分别为16036.17万元、13446.19万元和13540.72万元和6179.98万元。

对比上述两组原材料采购额会发现,只有2017年,两个不同角度计算的原材料采购额相差较大,即由表1计算得到的原材料采购额比由表2计算得到的少了327.89万元,相当于大叶工业2017年的TPR采购额。

显然,这一差异并不能简单解释为计算误差所致。如果不是计算误差,又是什么因素使大业工业在2017年出现两个不同的原材料采购额呢?

除原材料采购额的不确定外,2017年,大叶工业OBM的销售收入也是一个谜。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大叶工业销售模式以ODM、OEM为主,辅以OBM,各销售模式的收入情况如下表所示:

由上表可知,2017年,大叶工业主营业务收入中,OBM的销售收入为20.82万元。

但是,招股说明书在分析各销售模式的毛利率情况时又显示,2017年度OBM模式主营业务收入仅为41.64万元。

尽管OBM不是主要销售模式,但其销售收入也不应该忽多忽少吧?

下一篇:万祥科技:毛利率高波动反差刺眼 营收净利背离不合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