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北京文化没有“根”:爆雷成标签 2020年净利润亏损过亿元

公司屡屡押中《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高票房电影,但又时常因为内控失守、财务失真、内部举报、业绩爆雷、股东减持……打得投资者们措手不及。

原标题:北京文化没有“根”

爆款和爆雷,已然成为了北京文化在资本市场的两大标签。

公司屡屡押中《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高票房电影,但又时常因为内控失守、财务失真、内部举报、业绩爆雷、股东减持……打得投资者们措手不及。

短短几年间,通过并购建成了庞大的影视文化产业链,又瞬间痛失电视剧制作、影院建设等重要环节,艺人经纪业务星光暗淡,电影文旅更像是空中楼阁。

这一切,皆因北京文化没有“根”。

丁明山的算盘

湖北小县城应城,是丁明山的家乡,也是他事业起步的地方。

公开资料显示,年轻时期,丁明山就显示出了其非凡的商业才能,即便在体制内,也表现得游刃有余。

他15岁入职应城市物资局,34岁成为总经济师、总经理。县城狭小的天地,已无法承载丁明山远大的志向。1991年,他离开应城,投身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从深圳市经济协作发展总公司部门经理做起,1999年即成为公司总经理。

此时,位于北京门头沟的京西旅游,依托当地灵山、妙峰山、百花山、潭柘寺、戒台寺旅游资源,收门票、开酒店,刚刚登陆深交所主板。

是什么促使丁明山离开深圳、离开体制,来到首都北京下海创业,外界鲜有人知。不过,从后来的发展可见,他这一步走对了。

2001年,丁明山创立华力控股,在短短十年间,就迅速发展成为涉及房地产、矿业、酒店、医疗等多个产业的大型集团。

华力控股和京西旅游,这两条平行线,在北京的地面上逐渐产生交集。

上市之后的京西旅游,模式传统、发展温吞,业绩始终不见起色,还屡因亏损披星戴帽。多次尝试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直至2005年,北京昆仑琨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启信宝显示,昆仑琨同属北京门头沟区,是当地永定镇冯村的村办集体企业。

昆仑琨入主后,京西旅游变身北京旅游,名头更大了,换汤不换药,业绩颓势没有根本改观。

5年之后,华力控股站了出来,以5.38亿元认购北京旅游非公开发行股份,成为持股26.67%的第一大股东,丁明山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盘下北京旅游,丁明山有自己的打算,他想通过上市公司,将自己的资源快速变现。

外界盛传,丁明山与王建林私交甚密,丁也是万达商业的股东之一。

2010年,华力控股投资设立时尚之旅酒店管理公司,与万达展开了合作。万达在开发的综合体项目中,建设商务酒店并出售给时尚之旅负责运营。

入主北京旅游之后不久,丁明山即筹划上市公司收购时尚之旅。

彼时,时尚之旅仅有7家酒店开业、8家酒店待开业,年营收规模千余万元,净利润亏损数百万元,近14亿元的收购价格(含偿债6.75亿元)堪称天价。

北京旅游经慎重考虑,因收购后涉及到较大的资金支付和经营压力,最终选择了放弃。

宋歌的舞台

资产注入失败,北京旅游原业务的成长价值有限,转型无疑是公司发展的一条捷径。

当时,中国的影视文化行业蓬勃发展,电影票房节节攀升,资金疯狂涌入。华谊兄弟(3.930, 0.01, 0.26%)、光线传媒(12.960, 0.02, 0.15%)等民营影视公司登陆A股后,受到了资本市场的强烈追捧。

宋歌进入到了丁明山的视线,此前,他们唯一的交集是万达。

宋歌是个典型的理科生,大学就读于清华热能工程。40岁之前,他的人生经历主要是做投资,看电影只是他从小到大的爱好。

2005年,宋歌跟投徐克《七剑》,一举押中了当年的爆款,让他看到了电影在艺术之外的商业魔力。之后,他全身投入电影行业,相继投出《非常完美》、《失恋33天》等几部高收益电影,创下了电影投资界的神话。

此时的万达,凭借自己的地产优势,很快建成了中国最大的电影院线,急需在影视内容上有所建树。

2011年,王健林给宋歌抛来了橄榄枝,万达巨大的平台,宋歌没有拒绝的理由。

然而,宋歌和王健林之间的合作似乎并不太顺利。期间,他投出了《警察故事2013》,更错失了《泰囧》、《西游降魔篇》等多部现象级电影。

2013年,宋歌从万达离开,重新开始创业。

北京旅游为拿下宋歌,开出了极高的价码,以1.5亿元收购宋旗下的光景瑞星(后更名为“摩天轮”)。当时,光景瑞星才转让到宋歌名下,影视投资刚刚起步。

摩天轮在2014年突然发力,投资的《同桌的你》、《心花路放》两部电影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过半营收和利润,一改公司一直以来的业绩颓势。

当年,北京旅游更名为北京文化(000802.SZ),向影视文化行业吹响了冲锋号。

这,是属于宋歌的舞台。

娄晓曦和王京花的变现路

对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的收购,让北京文化的影视文化产业链进一步完善。

2014年开始筹划,终于于2016年分别以13.5亿元和7.5亿元将两家公司收入囊中。

世纪伙伴由国内知名影视投资人娄晓曦创立,旗下聚集了资深影视制作人边晓军、编剧、作家严歌苓、导演张黎等业内大咖,出品了《少帅》、《四十九日·祭》、《勇敢的心》等众多热播剧集。

世纪伙伴曾筹划在香港独立上市,但因影视类公司在香港市场的估值低于国内,转而准备在当时火热的新三板挂牌。

2014年5月,北京文化与世纪伙伴股东洽谈收购事宜,双方一拍即合。

星河文化则由国内“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创立,当时,旗下聚集了白百何、郭晓冬、胡军等众多实力派演员。

为支付对两家公司的收购费用,2016年北京文化定增募资,娄晓曦等世纪伙伴原股东通过西藏金宝藏、新疆嘉梦认购出资超过8亿元;王京花则通过西藏金桔认购出资2.8亿元,该部分股票锁定,作为业绩承诺的保障。

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富德生命人寿以近10亿元强势进入北京文化。过去,富德生命人寿利用资金优势,频频激进举牌上市公司。

富德生命人寿进入后,与华力控股之间的股权角力变得扑朔迷离。

两家明星公司的收购并表,以及精准押注《战狼2》等电影,北京文化一度收获了爆款电影收割机的美名,公司业绩在2016年和2017年飙升。

在业绩承诺期内,摩天轮、世纪伙伴、星河文化都完成了业绩对赌,所有人皆大欢喜,宋歌、娄晓曦、王京花等人巨额财富落袋为安。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刚过业绩承诺期,世纪伙伴、星河文化业绩即大幅下滑,星河文化大量明星艺人出走,世纪伙伴更是核心团队流失,竞争力丧失。2019年,北京文化全额计提收购两家公司形成的商誉,造成当年巨亏超过23亿元。

北京文化的雷区

业绩爆雷的阴影尚未完全褪去,宋歌和娄晓曦这对曾经的亲密战友,突然翻脸,北京文化头顶再次阴云密布。

内斗最直接的导火索是,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公告,将几年前花13.5亿元收购来的世纪伙伴,以4800万元出售。

随即,娄晓曦通过世纪伙伴官方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并指出高管宋歌等人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欺诈发行债券等。

很快,北京文化公开回应,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出逃海外,北京警方已立案侦查。在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北京文化对娄晓曦的举报全盘否认。

原本,投资者以为这出内斗闹剧已就此结束。

今年初,北京文化因内控缺失、收入、利润确认错误,导致2018年财报不准确,公司以及宋歌等几名高管,被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同时,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北京文化立案调查。

以上处罚的突然到来,与几个月前,娄晓曦的举报是否有关?

转型以来,随着新股东的进入,北京文化始终没有实际控制人。曾经控股股东华力控股,所持股份屡遭冻结和拍卖,最新持股数已降至5%。富德生命人生,也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狂热险资。

王京花控制的西藏金桔曾是持有北京文化4.38%股份的第七大股东,2019年4月股票解除限售后,即高位大幅减持。在此期间,王京花之子董子健,短期内在公司前十大股东序列闪进闪出。

娄晓曦远在海外,旗下西藏金宝藏、新疆嘉梦所持北京文化所有股票已被质押,频频被动减持。

媒体统计,在2019年,北京文化被股东累计减持过百次,成为A股市场被股东抛弃得最惨的公司。

2020年前三季度,北京文化仅录得营业收入1308万元,净利润亏损过亿元。公司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我和我的家乡》身上。

下一篇:东方盛虹"1600万吨炼化"项目如期投产存疑 面临巨大资金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