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纽威数控:毛利率与行业差距拉大 关联资金拆出、大额诉讼凸显风险

​报告期内,纽威数控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且差距越来越大;此外,三年累计20多亿元拆出资金接近累计净利润的10倍,叠加大额诉讼导致至少有3200多万元或有损失,这种经营上的不确定性风险将始终伴随纽威数控的IPO及发行上市进程。

8月3日,纽威数控装备(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纽威数控”)科创板IPO注册获证监会同意,公司将于9月7日正式开启申购。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不超过8,166.67万股,将登陆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招股书显示,纽威数控自设立以来专注于中高档数控机床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现有大型加工中心、立式数控机床、卧式数控机床等系列200多种型号产品,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工程机械、模具、阀门、自动化装备、电子设备、航空、船舶、通用设备等领域。其中,2018-2020年(下称“报告期”),纽威数控来自汽车行业收入占比分别为20.95%、19.67%、21.67%,占比较高。

此次IPO,纽威数控拟募集资金金额8.89亿元,主要用于三期中高端数控机床产业化项目、研发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全方位经营风险凸显

报告期内,纽威数控实现营业收入9.68亿元、9.7亿元、11.65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6224.76万元、6222.99万元、1.04亿元。其中,大型加工中心项目在2020年给公司贡献了4.49亿元的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38.77%),立式数控机床、卧式数控机床以及其他机床及附件于当期贡献的收入占比分别为30.37%、29.34%和1.52%。

报告期内,纽威数控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毛利率,2018-2020年,纽威数控毛利率分别为26.15%、26.77%、24.9%,而同期可比上市公司(海天精工、日发精机、国盛智科)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9.65%、28.92%、30.82%。比较发现,除了海天精工三年毛利率略低于纽威数控外,日发精机、国盛智科毛利率均高于纽威数控;尤其是2020年,日发精机、国盛智科毛利率均达到近三年的最高值,从而拉高了行业均值水平;而纽威数控正好相反,2020年毛利率为近三年的最低值,与行业均值的差距越来越大,从2018年的相差3.5个百分点到2019年的2.15个百分点,直至2020年的5.92个百分点。

深究发现,日发精机除生产数控车床外,还生产航空航天等产品,从而使其整体毛利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20年,国盛智科综合毛利率较高,主要由于中档数控机床、智能自动化生产线等毛利率增加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纽威数控超过20%的收入来自海外销售,占比较高。随着国外新冠疫情的加剧,公司来自海外的收入逐渐下降。报告期内,纽威数控的销售区域包括东南亚、俄罗斯、西欧、南美等,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1.43亿元、1.51亿元和1.37亿元。2020年初,随着疫情的爆发,国内汽车行业销量进一步下滑,2020年,中国汽车行业销量同比下降1.78%;此外,2020年,纽威数控全年的境外收入为1.37亿元,比2019年同比下降9.55%,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同比下降3.85%。

纽威数控表示,其与上市公司纽威股份属于同一实控人控制下的企业,在股权上不存在其他相关关系,但“不存在其他相关关系”的表述似乎并不符合事实。

首先,监管已经关注到纽威数控与纽威股份存在着供应商重合的情形,并对此进行了问询。在提交给上交所的问询函回复中,纽威数控列出了与纽威股份供应商的重合情况,两者累计采购金额均超过100万元的重合供应商共有5家。以2020年为例,纽威数控对这5家供应商的采购总额高达3283.04万元(占当期公司总采购额的3.91%),纽威股份的采购额也达到1564.13万元(占其当期总采购额的0.8%)。

其次,比供应商重合更严重的是与关联企业的资金拆借问题。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纽威数控向关联方纽威集团拆出资金7713.90万元、166143.00万元和32,574.94万元,累计拆出资金206430万元,与报告期内公司累计净利润2.28亿元相比,三年累计20多亿元拆出资金堪称天量。

纽威集团是上市公司纽威股份的控股股东,与纽威数控属于同一实控人控制下的关联企业。如果进一步深究,纽威数控和纽威股份之间的关联关系并不只是体现在业务层面,资金的往来关系同样密切,这一切都和实控人有直接关系。在此次发行前,自然人王保庆、程章文、陆斌、席超持股比例各为20.23%,合计持有纽威数控80.94%的股份,四人在2020年11月签署了《一致行动确认书》,确认自2017年1月以来共同实际控制了纽威数控。与此同时,上述四人还是上市公司纽威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伴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大幅震动,纽威股份的股价也出现大跌,在实控人将大部分股权质押随时面临爆仓风险的情况下,纽威股份向纽威数控拆借巨额现金救急,以摆脱深陷债务泥潭的不利局面。数据显示,彼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不到40%,而纽威数控则高达80%以上,是行业均值1倍多。另一方面,王保庆、程章文、陆斌、席超等共同实控人因在纽威股份中涉嫌操纵股价而被上交所通报批评,并列入上市公司不诚信档案。

实际上,2016年以来,纽威股份经营状况不甚理想,2018年归母净利润处于历史最低点,而2018年也是纽威集团向纽威数控拆借资金最多的一年。尽管纽威数控拆出给纽威集团的资金是否都用于给纽威股份“补血”以改善其资金压力尚不得而知,但基于巨额关联资金拆借的事实,市场有理由合理推断未来若纽威数控上市,不排除还会出现为关联方持续输血造成资金占用的情况。

未了大额诉讼风险相随

招股书显示,纽威数控目前还有一起未了的大额诉讼。根据招股书的披露,纽威数控与一家客户宁波华盛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下称“宁波华盛”)存在合同纠纷,后者就双方2014年签署的《设备采购合同》(合同金额2068万元)提起诉讼,要求纽威数控及经销商退还预付款及利息788.18万元、赔偿建设工程施工费等直接损失2413.13万元、可得利益损失3.5亿元。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上述案件已进行了第一次开庭,但尚未形成最终判决;但纽威数控目前被冻结的美元账户及人民币账户余额合计约为1893.69万元人民币。

纽威数控表示,若本案中宁波华盛除可得利益损失以外的其他诉讼请求全部得到支持,在不考虑合同项下设备剩余价值的情况下,纽威数控最大可能损失为3201.31万元(包含退还货款及赔偿利息共计788.18万元、赔偿直接损失2413.13万元),这将对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对此,上交所要求纽威数控补充说明上述诉讼是否会对其上市带来影响,纽威数控回复问询时表示:“上述案件不涉及发行人土地、房产、商标、专利、专有技术、核心生产设备等重要资产或技术,不会导致与发行人持续经营相关的土地、房产、商标、专利、专有技术、核心生产设备等出现重大瑕疵或无法正常使用,因此,相关案件不会对发行人本次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是否构成上市的实质性障碍,最终取决于司法裁决的结果,不过,在案件审理结果尘埃落定之前,公司账户因涉诉被部分冻结、至少有3200多万元或有损失,漫长诉讼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将始终伴随纽威数控的IPO及发行上市进程。

下一篇:美能能源:对监管问询置若罔闻 信披风险比经营风险更值得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