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3月1日 星期一

ZARA姊妹品牌大撤离 快时尚败在了“快”?

ZARA在中国市场可能要“孤军奋战”了。1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ZARA母公司Inditex确定将关闭旗下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三个品牌在中国的所有实体门店,且预计所有关店工作将在2021年年中前完成。

原标题:ZARA姊妹品牌大撤离 快时尚败在了“快”?

来源:北京商报

ZARA在中国市场可能要“孤军奋战”了。1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ZARA母公司Inditex确定将关闭旗下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三个品牌在中国的所有实体门店,且预计所有关店工作将在2021年年中前完成。快时尚火遍大江南北的盛况早已成了过眼云烟,极为类似的产品定位加快其没落,随着国潮、明星品牌、代工品牌、奢侈品联名款应接不暇地出现,取代快时尚品牌只是时间的问题。

信息显示,Inditex集团计划把旗下Bershka、Pull&Bear及Stradivirus的所有中国门店于本月底全部关闭,仅保留官网、天猫旗舰店等电商渠道。针对关店以及电商渠道的布局,Inditex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Inditex旗下的年轻品牌将着力加强其电子商务的发展,将通过运用直播、微信小程序等社交平台以及线上店铺,这些针对年轻受众品牌的电商业务实现成倍增长。

ZARA的三个姊妹品牌正加紧撤离中国市场,除了已经紧闭大门的门店外,还有众多正加紧打折清货。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多个Bershka、Pull&Bear及Stradivirus门店。其中位于长楹天街购物中心的Stradivirus门店已于2020年12月中旬撤店,NIO蔚来品牌即将入驻该位置。邻店员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Stradivirus在撤店前进行了4-7折的大甩卖活动。同样曾位于长楹天街购物中心的Bershka也已“人去楼空”,现处于空置阶段。

不过,尚有业绩较好的门店看起来一切正常。位于悠唐购物中心的Bershka店铺依旧在正常运营,也并未进行打折促销等活动。该店店长称:“我们暂时还没有收到撤店通知。关于撤店问题和不同店铺的销售情况也是有关的,这家店的销售业绩一向比较好,尤其是近期。”

虽个别店铺业绩良好,但Inditex集团整体的亏损问题仍十分显著。据Inditex集团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达1.9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同时财报中也透露,Inditex集团已开始进入调整关店阶段。

凭借一个“快”字,快时尚短时间内在中国市场风生水起,各大商场的临街店铺多有快时尚品牌的身影,电商也一度以能引入快时尚为傲。现如今,同样是因为一个“快”字,让快时尚将刀锋对准了自己,昔日的辉煌多少成了过眼云烟。到底是什么让快时尚品牌没落得如此之快呢?

“ZARA是Inditex集团在中国市场做得最知名的品牌。但其实喜欢ZARA的消费群体和这三家即将撤出中国市场的品牌是极其相似的,在快时尚行业走下坡路的同时,Bershka等同类品牌却并无其他亮点,那么在中国市场是没有竞争力的,关店也是正常选择。”可持续时尚中国联盟创始人杨大筠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在店铺中看到,大部分的服装风格、价位、消费人群都十分相似,均价也都在200元左右。过分相似的定位,在帮助Inditex集团快速提升中国市场占比的同时,也早早出现了左右手互搏的尴尬局面。

另一方面,随着人们消费需求的不断转变,快时尚品牌的吸引力在逐渐下降,其过分求快的经验方式难以为继。从门店数量上看,近两年我国快时尚新增门店数量呈下降趋势。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包括H&M、ZARA、优衣库、MJstyle、无印良品、UR、C&A、GAP在内的8个快时尚品牌在内地共新增218家门店(不含升级重装门店),创历史新低。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包括H&M、优衣库、无印良品、UR、C&A、GAP在内的6个快时尚品牌在内地仅新增33家门店,新店数量同比上年直接腰斩,而ZARA、MJstyle暂未监测到拓展动态。

同时,受直播带货、消费升级趋势的影响,快时尚在中国市场的扩张步伐一直在放缓。2018-2019年是海外快时尚品牌在中国市场发展的分水岭。H&M和GAP在中国的业务出现明显下滑,2018年全年销售分别减少3.0%和18.2%,ZARA母公司Inditex的销售增速也开始放缓至9.2%,英国高街品牌TOPSHOP和NewLook在2018年宣布撤出中国,Forever21在2019年4月宣布退出中国。

而2020年疫情的发生和全球经济环境的持续低迷更加剧了国际快时尚品牌的退出。2020年3月,GAP旗下Old Navy宣布正式退出中国内地市场,与ZARA定位相似的Esprit于5月底全面关闭中国市场门店。

快时尚品牌之间的较量仅仅是促使其没落的原因之一,新崛起的国潮、奢侈品联名等诸多新兴起的品牌,更是加速了快时尚品牌的出局。举例来讲,LV联名Supreme、Gucci联名TNF,年轻消费者并非主要目标客群的奢侈品近年来频频与潮牌进行合作,吸引了不少年轻消费者的目光。

《百度国潮大数据》显示,2009国产服装品牌的标签为“复兴计划”“代工”“促销”“耐穿耐用”等,时隔11 年,国产服装品牌标签已成为了“国潮”“出口”“原创设计”“盈利提升”等。

李宁、GXG、波司登等国潮品牌在电商平台的助力下,也愈发受到消费者的追捧。据李宁有限公司发布的2020年中报,其电商渠道销售收入占比27%,同比上涨5.3%;2020年中报业绩显示,收入46.82亿元,同比增5.19%,归母净利润4.86亿元,同比增41.84%,净利润增长超预期。

杨大筠指出,“优衣库、无印良品等IP属性更强的品牌对Bershka这类品牌的冲击巨大,并且随着互联网消费的兴起,消费者的选择范围更广了,网红、国潮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高性价比的选择”。

另外,杨大筠认为:“快时尚模式近年来受到消费者抵制。快时尚让全球普通消费者每人拥有衣服的数量增长了6倍,他们多强调消费者要买得更多、更快,此举带来大量的浪费。此外,随着消费者对责任消费和环境保护意识的提高,这些都决定了快时尚行业的发展从成熟期逐渐进入到了反思期。”

尽管快时尚存在诸多争议,但功劳也不可被全部勾销。“多年前,快时尚在时尚行业里面异军独起,以独特的商业模式应对消费者的需求。”杨大筠强调,“在快时尚没有出现之前,传统的时尚行业做的是‘推’的商业模式,提前把产品设计出来,通过大量的营销推广,把产品推销给消费者。快时尚用的是‘拉’的模式,是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整合供应链,做出快速的反应,并且来降低商品的周转周期并降低库存,实现高性价比的快速反应。”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蔺雨葳

下一篇:月收入5000以下不该吃西贝?馒头、花卷都是19元一个